第61章惠嬪

,董庶妃還是去招呼其他嬪妃吧。”蘊初想把董庶妃打發走。聽了蘊初這麽說,董庶妃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麽反應,隻能僵硬的站在那裏。“董庶妃這是上杆子貼上榮嬪啊。”“可不是張口就叫姐姐,也不看人家搭不搭理她。”“畢竟是三格格生母,好日子在後頭呢。”周圍的眾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竊竊私語。果然無論在哪裏都不缺吃瓜群眾。“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帝後駕到,眾嬪妃紛紛起身到門口迎接。“臣妾參見皇上,皇後娘娘。”皇後看...選秀一結束皇後就坐著玉攆快速離開了。瞧瞧今年的選秀結果,旁的暫且不提,就光是鈕祜祿氏和佟佳氏就夠她費心的了。

事情也確實如皇後所想的一樣,選秀結果一出來康熙就被太皇太後請去了寧壽宮。

“今年的選出來的秀女還是不錯的,皇上打算如何安排她們?”太皇太後將名冊放在桌子上向康熙詢問。

康熙對位份吝嗇,所有進宮的秀女向來都是直接封了庶妃,但今年的秀女確實不好如此安排。

“宮中高位份嬪妃隻有榮妃一人,皇後身體又虛弱,也確實需要多一些人協理六宮,皇帝不如借著這次的機會大封六宮如何?”太皇太後說出了她的想法。

“皇瑪麽所言極是。”康熙點了點頭,鈕祜祿氏和佟佳氏一個是輔政大臣之女,一個是他母家表妹,入宮後身份太低了確實不好。

聽到康熙沒有反駁,太皇太後還是很滿意的又想起了養在皇太後身邊的承慶:“皇帝有時間便去慈寧宮看看你皇額娘和二阿哥,現在承慶都會喊汗阿瑪了。”

說起二阿哥承慶康熙不自覺皺了皺眉,對於這個兒子他雖然沒有像對承瑞那樣喜愛,但到底也是他的兒子,可如今他大清的阿哥,一句滿語都不會說,張口磕磕絆絆的盡是蒙古話。

但養在皇太後宮裏,有些事他終究不好開口。隻能作罷,等到承慶大了些送去了尚書房再好好教導吧。

康熙很誠懇的說道:“朕近日事務繁忙,沒有去向皇額娘請安,是朕的過錯,等朕有時間了就去好好陪陪皇額娘。”

“皇帝打算給她們什麽位份。”太皇太後也不再糾結於這個話題,生怕讓康熙像當初厭惡慧妃那樣厭惡了承慶,便把話題又引了回去。

“鈕祜祿氏和佟佳氏就封了妃位,納喇氏生下阿哥就封為嬪,封號就賜惠。其他的不變。”

惠嬪,慧妃,也不知道康熙在暗指什麽。

她是長輩是太皇太後,她說的有些話隻要不涉及到政權康熙不好反駁,也隻能從旁人入手。

太皇太後轉動著手中的佛珠,沉默了好一會:“皇帝事務繁忙那便早些回去吧。”

“那朕就先回乾清宮。”太皇太後這麽說了,康熙也不多留,站起身行了禮便也就離開了。

太皇太後看著康熙離去的背影歎了口氣,身上莫名多了些落寞:“蘇茉兒,玄燁長大了,再也不是當年那個需要哀家保護,幫忙出謀劃策的小少年了。”

蘇麻喇姑低下身子安慰道:“皇上是一國之君,若是先帝看見這樣的皇上怕是和和你一樣欣慰。”

“是啊,福臨看到這樣的玄燁定然是會欣慰的。”太皇太後愣了一下擺了擺手:“你們都先退下吧,哀家想一個人靜靜。”

………………

鍾粹宮

蘊初手裏拿著一個小鈴鐺輕輕搖晃,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音瞬間吸引了兩個小孩的注意。

他們抬起頭看向蘊初的方向。

“承琪,寧楚格,過來,快過來。”看到吸引了他們目光的蘊初手裏的鈴鐺搖晃的更歡快了。

“額,額娘。”剛剛滿一歲的兩個小朋友已經開始學說話了走路了。

兩人站起身,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朝著蘊初的方向走,寧楚格一個重心不穩朝前倒去,連帶著比她走的稍微快一點的承琪也倒在地上。兩人就跟疊羅漢一樣。

為了讓他們練習走路地上鋪了厚重的地毯,摔在地上也不會疼。

看到這一幕,蘊初先是愣了一秒,隨後笑出了聲。

“係統,快,快拍下來,這麽有紀念意義的一幕一定要留下來。”

係統:[已開啟攝影功能,拍攝成功。]

“三阿哥。”

“四格格。”

一旁的奶嬤嬤著急壞了,上去將兩人扶了起來。

係統:[這麽一對比,你這個娘做的有點不太稱職。]

蘊初:“……。”

“娘娘,”花月著急的跑了進來。

蘊初放在手中的鈴鐺站起身:“發生什麽了。”

“剛剛皇上下旨封了鈕祜祿格格和佟佳格格妃位,還封了納喇小主為惠嬪。”花月急切的開口。

“哦。”蘊初應了一聲:“知道了,該著急的不是本宮而是皇後。你替本宮準備一份賀禮給惠嬪送去。”

鈕祜祿氏和佟佳氏會封為妃,這也確實在蘊初的意料之中的,就憑她們的身份就註定了位份不低。

“是。”花月見她們主子都不急也漸漸平靜了下來乖乖下去準備賀禮了。

坤寧宮

“鈕祜祿氏和佟佳氏封了妃位,納喇氏也被封了惠嬪。”

宮裏一下又多了三位主位娘娘加上榮妃就是四位。

更何況就憑鈕祜祿氏和佟佳氏的野心,她們所想的絕對不可能是簡簡單單的妃位。

都是滿清貴女,當年在閨閣中在各種宴會上見的麵也不少,皇後敢肯定,她們看上的是她的位置。

“去給本宮好好打掃一下景陽宮和承乾宮,好迎接鈕祜祿妃和佟妃入宮。”皇後輕輕一笑。

皇後之位隻有一個,這個位置隻能是她赫舍裏的。

………………

延禧宮

惠嬪看著冊封聖旨看了一遍又一遍:“我不是在做夢吧,皇上真的封了我嬪位。皇上還是看重二阿哥的。”

明月:“娘娘已經是延禧宮的主位娘娘了,奴才恭喜惠嬪娘娘。”

“是啊,本宮是延禧宮的主位娘娘,以後本宮就可以親自撫養自己的孩子了。”惠嬪神色愉悅。

但話說出口後下意識捂住了嘴巴,睜大了眼睛,皇上究竟是什麽意思。

“娘娘,您怎麽了?”明月看著惠嬪捂著嘴有些疑惑,詢問道。

宮裏的主位不多,哪怕是最小的一個,可卻還是一宮位。皇上這是想讓她抱回二阿哥嗎。

“你去把小李子找來,就說本宮有事要吩咐他。”惠嬪拿不定主意,覺得還是通過小李子問問明珠,康熙的意思。

“是,娘娘。”明月退了出去。

惠嬪一人在屋子裏走動,董庶妃的三格格同樣養在皇太後膝下,可皇上卻隻給她一人封了嬪位。熙說完轉身就離開了,毫不留戀。佟妃就這麽望著康熙走遠,才將桌子上的茶盞全部掃在地上。“可惡。”“娘娘消消氣,您和皇上是表兄妹,日後娘孃的孩子一定更的皇上喜愛。”南枝走上前去安撫佟妃。“你說的對。”佟妃平複了心情摸了摸肚子:“若是額娘給藥管用,那麽本宮現在就已經懷上表哥的孩子了。”“更何況這孩子生不生的下來還不一定呢。”南枝壓低了聲音對佟妃說道。佟妃沉思了一會,這種事哪怕她從未做過但也見過不少,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