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入宮前夕

祿妃,得罪了太皇太後在宮裏可不會好過。鈕祜祿妃並沒有覺得她的話有什麽問題。延禧宮惠嬪摸了摸肚子眼神柔和:“明日我們便去向皇後請安吧。”她要是再繼續待著延禧宮這宮裏的人怕是要慢慢將她忘記了吧,雖然她人在延禧宮,但宮裏的訊息她都能知道。那日她命穀雨去皇太後那裏給承慶和三格格送些衣物,可皇太後那邊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不免讓惠嬪有些著急。她能在宮裏過的好,其中少不了皇太後的照顧,若是她遭了皇太後厭惡,往後多...“娘娘,李公公來了。”明月推開殿門帶著一個小太監走了進來。

“奴才參見惠嬪娘娘,惠嬪娘娘萬福。”李公公屈身行禮。

“明月,你先退下,本宮有事要單獨和小李子說。”惠嬪示意明月離開,事關重大,越少人知道越好。

“是,娘娘。”明月退了出去身邊帶上了殿門。

小李子表忠心道:“娘娘有什麽吩咐盡管開口,奴才定為娘娘赴湯蹈火。”

惠嬪:“小李子你去聯係一下明珠大人,問問他皇上封本宮為惠嬪到底有何用意。”

“娘娘是覺得皇上別有用心?”小李子微微一愣。

“是。”惠嬪點了點頭:“封了嬪本宮就可以自己撫養皇子,可如今二阿哥在皇太後宮裏,本宮想皇上是不是想讓本宮來撫養二阿哥。”惠嬪的聲音越來越小,隱隱約約有些控製不住的激動。

“娘娘放心,奴才一定把話帶到。”事關二阿哥,小李子也嚴肅了起來。

“有勞公公了。”惠嬪取出一個荷包遞了上去。

哪怕算得上自己人,但該給的利益卻依舊不能少。

“奴才謝娘娘賞賜。”小李子拿著荷包捏了捏滿意的踹進了袖子裏。

“娘娘封了嬪,過些日子內務府也會給娘娘送些人來,娘娘可要仔細挑挑。”

惠嬪微微一愣,這是要給她送些人手:“公公放心,本宮會仔細挑選的,但就怕挑不到合心的人選。”

言外之意便是不知道那些送來的人選之中哪些會是明珠安排的,萬一挑錯了怎麽辦。

小李子滿臉笑容:“宮裏的老人雖然周到,但遠不如新人來的年輕,娘娘說是與不是。”

“本宮明白了,多謝公公。”

原來是讓她選擇那些剛剛入宮的呀,這樣可就好選多了。

“奴才還有事,就先告退了。”

………………

鍾粹宮

“額娘。”承瑞一回來就跑到了蘊初身邊:“給額娘請安。”

“大晚上的請什麽安啊。”蘊初一把將承瑞扶起順手給他塞了一塊糕點:“快嚐嚐,小廚房新做的蛋黃酥。”

“汗阿瑪說兒子長大了要懂規矩,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莽撞了。”承瑞嚐了一口眼睛亮了,坐在蘊初身邊一口接著一口吃著。

很快一個便吃完了,眼巴巴的看著盤子裏的蛋黃酥:“額娘,兒子可以再吃一個嗎?”

蘊初瞄了他一眼:“晚膳沒吃飽?”

“未時吃的,現在都戌時了,本來兒子是要陪著汗阿瑪用完點心再回來的,可是兒子思念額娘便也就提前回來了。”

“幸好你回來了,不然晚上準備的宵夜鍋子就隻能我一個人吃了。”蘊初歎了蘊初口氣將蛋黃酥放到承瑞旁邊:“不過你既然如此喜歡蛋黃酥,那麽便給你把,鍋子隻能我一個人享用了。”

鍋子其實就是火鍋,蘊初特意用銀子讓內務府按照鴛鴦鍋的樣子做的。

“怎麽會呢,兒子就是特意回來陪額娘用宵夜的。哪能讓額娘一人用膳呢。”承瑞一聽要吃鍋子也顧不沒吃完的糕點了

“你這是越長大說話越好聽了。”蘊初捏了捏承瑞的臉:“去洗手吧。”

………………

鈕祜祿府

冊封聖旨一下來,鈕祜祿家就開始忙碌起來了。

“再過些日子,就要進宮了,以後額娘想要見你都難了。”鈕祜祿夫人慈愛的摸著鈕祜祿氏的頭發。

“額娘,咱家地位不低,你想要進宮的機會多著呢,不必如此傷感。”鈕祜祿氏笑著安慰她額娘。

“皇上到底還是看重鈕祜祿氏的,不然也不會直接封你一個妃位,宮裏那位榮妃娘娘還是生下倆子一女之後才封的榮妃,入宮隻能能壓過你的人不多,額娘也能安心一些。”

鈕祜祿氏癟了癟嘴:“倒是那個佟佳氏也封了妃位,在閨閣裏與我爭,進了宮還要與我爭。”

“鈕祜祿氏當年站隊鼇拜,你又認了鼇拜為義父,如今鼇拜倒台,皇上對鈕祜祿氏心有不滿,佟佳氏一族是皇上的母族,佟妃更是皇上表妹,在感情上她便比你更占優勢,也更得皇上的心,入宮後最要緊的就是給自己找一個好幫手先站穩腳跟,就憑借著鈕祜祿一族,哪怕你不爭寵,皇上也不會冷落了你,然後抓緊機會生一個皇子。”

“額娘,我都明白。”鈕祜祿氏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為什麽進宮,為的就是皇後的那把椅子。

她想當皇後,鈕祜祿一族想要一直繁榮昌盛。

“家裏為你準備了不少東西,入宮後都帶上,在宮裏少不了要多打點,你身邊伺候的丫鬟也帶著,自家的不會背叛你。你身邊的嬤嬤經曆的多了,看事情比你要清楚,多聽聽她的意見,不要莽撞行事……。”鈕祜祿夫人說著說著眼淚就出來。

“若不是為了家族,你也不用進宮。”

“額娘,我是自願的,我想當皇後,我想要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

佟佳府的情況和鈕祜祿府差不多。

不過佟佳氏比鈕祜祿氏更多了一些小女兒心態。

康熙對於鈕祜祿氏而言是權力的代表,對於佟佳氏而言就是愛情。

“額娘,我馬上就可以嫁給表哥做妃子了。”佟佳氏的眼睛裏帶著對康熙的嚮往。

“入宮後切記不要直接和皇後發生衝突。”佟佳夫人在一旁勸導著女兒。

佟佳氏:“哼,若不是赫舍裏氏,皇後之位應該是我的,表哥說過他最喜歡我了。還有那個鈕祜祿氏,她居然和我平起平坐。”

佟佳夫人搖了搖頭,自己這個女兒把康熙看的太重,有時候男人拿來哄人的話哪裏能夠當真。

“皇上是你表哥沒錯,但他也是個皇帝,有三宮六院,卻莫拿這件事在皇上麵前鬧。”

“女兒不傻。”佟佳氏拉著佟佳夫人的手:“女兒進宮後會想額娘和阿瑪的。”重了。“佟妃娘娘小產了。”聽到這句話鈕祜祿妃不自覺嘴角上揚,這可不算壞事,目的達到了。白芨看了眼鈕祜祿妃的神情深呼了一口氣:“娘娘因為腹部受到撞擊,日後怕是不能再有孕了。”轟!白芨話音剛落,鈕祜祿妃便感覺被一道雷劈中了一樣,難以有孕,這對一個女子來說是一個噩耗。更何況她還要在後宮生存,她還想要皇後之位,不能懷孕,她怎麽可能當上皇後!“這不可能,太醫,給本宮請太醫!”鈕祜祿妃激動的握住白芨的手臂。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