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惠嬪有孕

要什麽藥盡管用。”太皇太後沉默了半響吩咐道。雖然治不好了,但至少讓她在最後的日子裏可以過的舒服一些。“是,太皇太後,奴才這就吩咐下去。”蘇喇嘛姑應了一聲便退下了。“哎,明年便是大選了,看來要趕緊讓科爾沁再送一個人過來了。”太皇太後望著殿外。宮裏必須要有蒙古嬪妃,哪怕是一個,那也要有,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加固大清和科爾沁的友誼。太皇太後心裏暗道。“臣妾給皇額娘請安。”皇太後走了進來,眼眶微紅,似乎剛...“這鈕祜祿妃娘娘無緣無故對娘娘示好,絕對居心不良,娘娘我們不能大意。”

蘭時語重心長,剛剛看著蘊初和鈕祜祿妃相談甚歡,以為蘊初對鈕祜祿妃放鬆了警惕。

“本宮當然知道鈕祜祿妃的示好是帶著意圖。”蘊初端起茶喝了一口:“她笑臉相迎本宮若是冷著一張臉,豈不是落人口舌。”

花月皺了皺眉有些苦惱:“若是她總來鍾粹宮,別人會以為娘娘和她是一派的,到時候指不定怎麽算計娘娘呢。”

一派的?蘊初眼睛一亮,難道鈕祜祿妃打的是這樣的算計。想依靠和她結盟來增加勢力。

那可不行。

“那就讓她沒有時間來找本宮。”蘊初看著茶杯上的花色淡然一笑:“鈕祜祿妃和佟妃的關係一向不好,你們說她們會不會因為聖寵爭起來。”

“鈕祜祿妃娘娘不敢說,但佟妃娘娘覺得不會允許鈕祜祿妃娘娘比她得寵。”蘭時眼睛一亮。

花月:“是啊,到那時有佟妃娘娘時刻找鈕祜祿妃娘娘麻煩,鈕祜祿妃哪裏有時間來找娘娘了。”

沒時間過來,蘊初自然也不會和鈕祜祿妃綁在一起,被人以為她們是一派的。

“不過聖寵要看皇上,皇上要去哪裏又豈是我們能說的算的。”蘭時有些苦惱,如今方法有了,但卻無法實施。

蘊初輕笑“所以啊,鈕祜祿妃意圖拉攏本宮這是要讓皇上知道啊。花月你是時候去找魏珠了。”

“可皇上會不會遷怒娘娘。”

將此事告訴皇上,花月還是有些擔憂的,若是皇上因此遷怒了娘娘,那她們不就得不償失了嗎。

蘊初肯定道:“不會。你告訴魏珠就說鈕祜祿妃在拉幫結派意圖拉攏本宮,而本宮並不知道她的意圖。魏珠會知道怎麽和皇上說。”

這句話透露兩個訊息,而魏珠轉述給康熙要說明,一鈕祜祿妃剛入宮就不安分在拉幫結派穩定地位。二是蘊初本人是無辜的,並不知道鈕祜祿妃的意圖。

“可若是這樣皇上不就會冷落鈕祜祿妃嗎?到那時佟妃哪裏還會找鈕祜祿妃的麻煩。”花月有些不解。

“誰說一定要鈕祜祿妃深得聖寵佟妃算計她,而不是鈕祜祿妃不得聖寵,佟妃嘲諷她,鈕祜祿妃心懷不甘與佟妃爭寵呢?”蘊初反問道。

對於康熙的想法蘊初把握的不透,但絕對就是這兩種情況之一,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不會讓鈕祜祿妃閑著。

“娘娘,奴才這就去辦。”花月心急行了一禮就要往外跑。

“別急,等到午後再去。”蘊初出聲攔住了花月:“那時候人少你去找魏珠不會引起懷疑。”

“是,娘娘。”

“對了,董庶妃的事辦的怎麽樣了。”蘊初突然想起來便詢問道。

蘭時道:“娘娘放心,奴才昨傍晚已經將事情告訴蘇喇嘛姑了,太皇太後應該已經知道了,要不了多久就會有訊息傳來。”

“嗯。”蘊初點了點頭。

皇太後能在大清後宮說蒙語,少不了背後有太皇太後護著,如今董庶妃一個庶妃說了皇太後壞話,太皇太後能忍。

有了太皇太後解決董庶妃,她便少了許多麻煩。

……………………

“鈕祜祿妃跟著榮妃一起走的?”前腳她們離開坤寧宮後腳皇後就得到了訊息。

皇後冷笑:“原本本宮以為入宮後不安分的會是佟妃,沒想到竟然會是鈕祜祿妃。”

趙嬤嬤在一旁勸道:“不管是鈕祜祿妃還是佟妃都不容小覷,娘娘還是要小心些。”

皇後瞥了眼趙嬤嬤:“本宮自然知道,鈕祜祿妃想要拉攏榮妃,嗬,就依照榮妃那脾氣,知道鈕祜祿妃想要拉攏她,怕不是會比本宮更先出手吧,本這次本宮就當看出戲吧。”

“娘娘怎麽知道榮妃娘娘會出手?”趙嬤嬤有些驚訝,皇後什麽時候這麽瞭解榮妃娘娘了。

“榮妃若是想要拉幫結派,這宮裏怕是要有一半的嬪妃投靠她了,可是榮妃並沒有很明顯她更喜歡獨自一人,鈕祜祿妃拉攏她,反而會被榮妃厭惡,但同位妃位,鈕祜祿妃去找她,榮妃可不能說不見就不見,那便隻能轉移鈕祜祿妃的視線。能轉移鈕祜祿妃視線的也就隻有佟妃了吧??等著吧,左右不出幾日,便有結果。”皇後說的有些口幹,端起茶喝了幾口。

“到那時我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趙嬤嬤不禁感慨皇後的聰慧。

“找人盯著點鍾粹宮,一旦鍾粹宮有什麽動靜,立刻跟本宮匯報,本宮要抓住榮妃的把柄,拿回榮妃手裏的那份宮權。”皇後自信一笑。

但她沒想到,把柄沒抓到反而抓住的是康熙的眼線,這也更加增加了康熙的不滿。讓康熙覺得皇後沒有就盯著宮妃算計。這都是後話。此時的皇後還在暢享如何將蘊初鈕祜祿妃和佟妃一網打盡。

“娘娘聰慧,奴才自愧不如。”趙嬤嬤低頭感歎。

“嬤嬤。”皇後拉住趙嬤嬤的手:“都是嬤嬤在背後教導本宮,本宮才少走了許多彎路。”

“皇額娘。”二格格手裏拿著撥浪鼓小跑著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幾個奶嬤嬤。

皇後慈愛的將二格格抱起:“額孃的嘎魯玳。”

“奴才參見皇後娘娘。”奶嬤嬤急忙跪下行禮。

“都起來吧。”皇後淡淡開口。

“皇額娘帶你去用早膳好不好。”皇後抱著二格格就往外走。

………………

延禧宮

惠嬪坐在餐桌前看著滿桌的菜皺了皺眉,忍不住犯惡心。

拿著帕子捂住嘴角擺手:“都撤了。”

“娘娘可是身體不舒服?”明月擔憂的端了一杯茶過來:“可要奴纔去請太醫。”

惠嬪喝了一口茶:“讓青竹去請。”

青竹是當初納蘭明珠安排給她的人之一,讓她去請太醫,請來的便是和納蘭明珠有交情的。

對於她現在的情況,惠嬪心裏多少有些猜測,這三個月癸水都沒有來,再加上剛剛到嘔吐反應,惠嬪覺得她應當是有了身孕。

一想到她又有了孩子,惠嬪心中便止不住的喜悅,納蘭明珠告訴她說皇上封她為嬪可能是希望她再生一個可以養在身邊的皇子。

更何況如今新人進宮,鈕祜祿妃和佟妃的身份又比她高,如今有了孩子說不定她的位份也可以再升一升。

“太醫來了。”青竹帶著一個太醫走了進來,對著惠嬪點了點頭。

“臣參見惠嬪娘娘,惠嬪娘娘萬福。”太醫行完禮便從藥箱裏掏出脈診放在桌子上。

“太醫不必多禮。”惠嬪伸出手放好,再搭上帕子,太醫便可診脈。

“恭喜惠嬪娘娘,已經有了三個月身孕。”太醫搭上手不出片刻便知道結果。

三個月,胎已經坐穩了,這個時機也是剛剛好的。

“有勞太醫了。”惠嬪麵露喜色。

一旁的明月快速遞給太醫一個荷包。

鍾粹宮

“惠嬪有孕?”蘊初摸了摸下巴思索片刻纔想起來:“莫不是大阿哥胤禔。”

係統:[孕女丹需要嗎,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八折優惠。]

“先買一個。至於投放的事再緩一緩,不著急。”開了。這次合作看來是有望了,剛剛榮妃的動作是想要挽留她吧,最後卻硬硬生生頓住,自以為沒有人發現。鈕祜祿妃心中暗想,看來她要重新評判一下榮妃了。鈕祜祿妃離開後,蘊初將杯子放回桌上:“鈕祜祿氏還真是鈕祜祿妃天然的靠山。”鈕祜祿氏一族究竟多有勢力,同樣參與九子奪嫡,看看十阿哥胤俄與其他阿哥的區別就知道了。同樣身在後宮,有的依靠皇上的寵愛生存,有的僅僅依靠家世便可身居高位。每走一步都需要思考。迷惑一下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