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試探

然後看向蘊初懷裏的承瑞:“這就是小阿哥吧。”“額娘抱抱。”蘊初將承瑞放進馬佳夫人懷裏,抖了抖胳膊。“小阿哥長的好看。白白嫩嫩的。”馬佳夫人看了看懷裏的孩子對蘊初說道。“娘娘,夫人,時間差不多了。”屋外橘如提醒道。“時間過的真快。”馬佳夫人將孩子送還道蘊初手裏,又從袖子裏掏出一些銀票和一個長命鎖:“這是我和你阿瑪給你和小阿哥準備的,你拿著,在宮裏好好照顧自己。”“我也給家裏人準備了一些禮物等會你帶回...“嗯?”蘊初略帶疑惑的看著康熙,像是不明白他的意思。

康熙放下手裏的茶杯握住蘊初的手,蘊初害羞低頭眼神卻看著康熙握著她手的地方,他的手指搭在了她的脈搏上。

係統:[康熙熱愛西學。而且清初就已經有了心理學。]

“皇上,承瑞還在這呢。”蘊初低著頭,掙脫開康熙的手,略帶羞澀的開口。

康熙轉頭便看見承瑞坐在另一側眼神帶著好奇的看著他們,臉色一沉:“梁九功,把大阿哥帶下去。”

“嗻。”梁九功反應迅速抱著承瑞就往外走,承瑞也不反抗,出去了派個人在門口找個拐角躲著,隨時注意裏麵的情況也是一樣的。

“好了,承瑞也出去了。”康熙再次握住蘊初的手將她拉到了懷裏。

“皇上。”蘊初眉眼含情的瞥了眼康熙。

“今天可有發生什麽有趣的事?”康熙詢問道。

係統:[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有趣的事?”蘊初眨了眨眼睛:“有趣的事沒有,不過今天鈕祜祿妃來找臣妾了,說是想抱一抱承琪寧楚格,沾沾喜氣。說不定再過些日子,皇上又能添一對龍鳳胎了。”

康熙握著蘊初的手腕,這話和魏珠所說不差,而且心跳正常沒有說謊。

“生龍鳳胎的福氣可不是什麽人都有的。”康熙麵色平靜:“承琪他們還小,你作為額娘要多注意一些。”

係統:[鈕祜祿妃沒有那福氣,少讓承琪和她接觸。]

“平日裏臣妾都是帶著承琪和寧楚格在鍾粹宮玩,他們長這麽大連禦花園都沒有去過。今日臣妾也是見鈕祜祿妃說的誠懇,而且臣妾與她同為妃位,鈕祜祿妃又剛進宮,臣妾實在不好拒絕。”

康熙默默聽著,心裏暫時放下了都蘊初的懷疑,接下來隻剩下試探鈕祜祿氏了。

“皇上今晚可要留宿?”蘊初現在隻想快點把康熙打發走。

她篤定康熙今晚絕對不會留在鍾粹宮,畢竟他翻的可是鈕祜祿妃的牌子。

“朕今晚翻了鈕祜祿氏的牌子,鍾粹宮與景陽宮相隔不遠,朕便順路把承瑞送回來,順便看看你。”康熙站起身:“朕過幾日再來。”

蘊初點了點頭乖巧的替他理了理衣服:“臣妾恭送皇上。”

康熙一走,蘊初便沉下了眉眼,看了看康熙用過的杯子:“拿下去洗幹淨,以後皇上來就用這個杯子,別拿其他杯子了。”

“額娘。”承瑞從外麵探進來一個頭,看了蘊初一眼,慢慢走了進來。

蘊初看了看承瑞露出一個微笑伸手拍了拍旁邊的位子:“坐。”

“汗阿瑪今天來是不是懷疑鈕祜祿妃娘娘有意和額娘結盟啊。”承瑞湊到蘊初耳邊小聲開口。

“你怎麽知道?”蘊初好奇的看看承瑞:“誰的告訴你的。”

“魏公公。今天我在乾清宮時魏公公偷偷告訴我的。”承瑞學著蘊初眨了眨眼睛,滿臉無辜。

“哦,你都知道了,那你說說接下來怎麽辦?”蘊初故意逗逗他玩。

“嗯,裝不知道,額娘是被動,鈕祜祿妃娘娘是主動,自然是她的錯。反正汗阿瑪不會對鈕祜祿妃娘娘怎麽樣的。”

………………

景陽宮

“皇上駕到!”

一聲通報打破了景陽宮的安靜,鈕祜祿妃已經坐在榻上焦急的等了許久。

從敬事房的人過來通報一直等到現在。

“娘娘。”白芍將鈕祜祿妃扶起,替她理了理衣服,頭發,扶著她出來景陽宮。

“白芍,本宮的衣服可還得體。”鈕祜祿妃詢問道。

“娘娘今天很美,皇上看了也得心猿意馬。”白芍笑著說道。

兩人說著康熙已經邁著步子走了進來。

“臣妾參見皇上。”

“愛妃不用多禮。”康熙將鈕祜祿妃扶起,拉著她的手就走到了殿內。

鈕祜祿妃看著他們握在一起的手,臉色通紅,不由得想起了進宮前額娘給她看的那本書。

“愛妃在宮裏住的可還習慣。”康熙將鈕祜祿妃拉入懷中握著她的手。

鈕祜祿妃心跳加速,康熙眉眼一沉又快速恢複,得,不用問了。

“臣妾住的習慣,宮裏姐姐們都很友好。”鈕祜祿妃低著頭羞澀開口,她以為康熙是在關心她。

宮裏的姐姐,哪位?佟妃,榮妃,還是皇後。此時康熙更加確定了想法。

“皇後身為六宮之主向來寬厚。”康熙附和的點了點頭:“從前在閨閣中你們就是熟識,如今入了宮,若是覺得寂寞可以去皇後那裏走走。”

康熙故意錯誤理解鈕祜祿妃所說的話,想去找榮妃做夢,無聊就去找皇後聊天去。向來很能聊的到一塊。

鈕祜祿妃神色一僵,以後她若是以無聊為藉口去找蘊初怕是行不通了。他究竟為什麽要這麽做?鈕祜祿妃注意著康熙的神色。

眉眼含笑,並沒有生氣,難道皇上是被赫舍裏表麵功夫所迷惑了,覺得她寬容大度?

“是,臣妾遵旨。”

正事說完了接下來就要辦私事了。

………………

承乾宮

“表哥去了景陽宮。”佟妃失落的坐在榻上,她和鈕祜祿氏是死對頭,她前腳承寵,對方後腳就跟上了。雖然早知道會如此,但她的內心還是不高興。

“娘娘,消消氣。”南枝站在一旁:“皇上不是說了嗎明晚就會來陪您,您比鈕祜祿妃娘娘先承寵,定人會比她先懷上龍嗣的。”

“你說的對。”佟妃又恢複了往日的神色:“本宮定然會比鈕祜祿氏先有子嗣。不過到時可惜了,惠嬪這步棋是走不了了。”

惠嬪身邊有皇太後送的人,哪怕她姓佟,是康熙親表妹,也不敢輕舉妄動,不過她不敢動,旁人也不敢動,倒也不用擔心旁人算計她。

沒有人願意為了一個尚未出生的孩子得罪皇太後得罪太皇太後,不值得。�졣�˿������ε��^���І��}�����󰢸硣��С��ӻŻŏ����������M����ӭ�I�㿴Ҋ��һĘ���C���¼ыߋ߇���һ�������ߋߺá����¼ыߋ߿���С���Ҳ���ȳ���lԒֱ������������Żŏ�������ʲ����ӣ����@����������ź�����ӡ���Ȼ�ῴ�����һ���Z�����L��ģ�ӣ����󰢸���Ҳ��Ҫ��ū�Ŷ��죬С����@�ӵ����ӌ��ڲ��m�ϸ��ڰ�����߅�����f�@�fһҪ���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