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禁足

間屋子出來。”皇太後看了看兩個躺在繈褓中的孩子,心裏歡喜。“是,太後。”白嬤嬤利索的挑了幾個宮女帶著人去收拾屋子了。“臣妾宮裏還有事務沒有處理,就不多打擾了,臣妾告退。”皇後看著沒功夫搭理她的皇太後也不惱,起身告辭了。“真可愛。”皇太後抱起一個娃娃看了又看就是捨不得放手,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如今身邊養了兩個孩子也算彌補了她的遺憾。皇太後隻要想到日後她的慈寧宮多了孩子的歡...坤寧宮

請安結束皇後單獨留下了赫舍裏庶妃。

赫舍裏庶妃忐忑的坐在位置上看著飲茶的皇後。

皇後看了眼赫舍裏庶妃與趙嬤嬤對視了一眼,身份低有身份低的好處,至少好掌控不是嗎。

“新人入宮,本宮需要處理的事情也多,如今才抽出時間召見你,妹妹在宮裏住的可還習慣。”

皇後稱她一句妹妹是親近,她若是喊皇後一句姐姐那就是不敬,不識禮數人。

“多謝皇後娘娘關心,有娘娘照顧嬪妾住的自然是習慣的。”赫舍裏庶妃抿了抿唇低著頭畢恭畢敬道。

話是這麽說,但其實入宮以來皇後從未關照過她,但至少與她住在一起的都是庶妃,也不會被主位立規矩,這也讓她鬆了一口氣,如今宮中這四個主位娘娘,那一個都或多或少和皇後不對付,不管在誰的宮裏日子都未必好過。

皇後麵帶微笑:“住的習慣就好,有什麽不習慣的都可以來找本宮,你與本宮同姓赫舍裏,自然利益也是相同的。”

赫舍裏庶妃乖乖點頭應下了,她姓赫舍裏,在後宮想要立足隻能依靠皇後。

“如今,新人才剛剛入宮,你也不要著急,很快皇上就會召幸你的。”看著赫舍裏庶妃乖巧皇後滿意的點了點頭提點了幾句。

“是,嬪妾知道了。”聽到皇後的話赫舍裏庶妃眼神中帶著些許欣喜。

………………

請安結束董庶妃照例和往常一樣去慈寧宮看望三格格。

“小主,您托榮妃娘孃的事能成嗎?”白芷在一旁詢問道:“這都已經幾日了,皇上還是沒有來咱們長春宮。”

“如今新人入宮,連榮妃自己都沒有侍寢,想來這件事還要再過些日子才成。”董庶妃自我安慰般的說道。

白芷眼睛轉了轉開口:“大阿哥幾乎每日都會去乾清宮,榮妃娘娘想要見皇上再容易不過,是不是榮妃娘娘不願意幫小主的,怕小主分了她的恩寵。小主要不再去找找榮妃娘娘?”

董庶妃冷冷的掃了眼白芷:“這種話以後不許說,不然別怪本小主不念往日情分。”

但這話還是在她心裏留下漣漪,但她卻沒有想過蘊初為何要幫她。

“小主,太後娘娘現在在寧壽宮,二阿哥和三格格也帶著一起去了。”

慈寧宮外嬤嬤看著董庶妃指了指寧壽宮的方向:“不過太後娘娘說了,若是小主來了就去寧壽宮。”

“多謝嬤嬤告知。”董庶妃臉上帶著欣喜,平日裏能去寧壽宮也就初一十五,但她們這些庶妃和太皇太後說話的資格都沒有,更不要提在太皇太後心裏留下印象了。

若是今日能得到太皇太後青睞,那她還哪裏需要去求什麽榮妃。董庶妃已經在暢享自己未來的榮華富貴了。

“走,我們去寧壽宮。”董庶妃歡喜的朝寧壽宮的方向走。

寧壽宮

“太皇太後,皇太後,董小主來了。”

殿裏太皇太後皇太後看著在地毯上玩耍的承慶和三格格,臉上帶著笑容,聽到董庶妃來了隻是不鹹不淡的應了一句。

“皇額娘。”皇太後想要說些什麽卻被太皇太後給打斷了。

“這事你別管,交給哀家就行。”

皇太後老實的閉上了嘴,專注的看著兩個孩子。

太皇太後冷眼看著殿外,區區一個庶妃也敢嫌棄皇太後不會養孩子。若不是她安插的人傳回來的訊息,她都不知道董庶妃有如此大的膽子。

再加上昨日皇太後賜給惠嬪的兩個嬤嬤傳訊息說是惠嬪給二阿哥和三格格都做了衣服。同樣都是將孩子養在皇太後身邊,有了惠嬪做對比,太皇太後對董庶妃更加不喜。

惠嬪也沒有想到她在無形之中坑了董庶妃一次。

“讓她進來。”

“是。”蘇麻喇姑應了一聲出去了。

董庶妃站在寧壽宮外有些拘謹,不知所措,遠遠的就看見朝她走來的蘇麻喇姑,露出了笑容。

“奴才給董小主請安。”

“蘇麻姑姑不用多禮。”董庶妃一把拉住要行禮的蘇麻喇姑,太皇太後的貼身嬤嬤她可受不起對方的禮。

“小主太皇太後請您進去。”蘇麻喇姑退後半步與董庶妃拉開距離。

“謝姑姑。”董庶妃向蘇麻喇姑道了聲謝,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小主請。”蘇麻喇姑在前麵帶路,將董庶妃帶到了太皇太後那裏。

董庶妃走進來也不敢亂看,低頭跪在地上:“嬪妾董氏參見太皇太後,皇太後。”

“董庶妃,起來吧,賜座。”太皇太後轉動著手中的佛珠開口。

“謝太皇太後。”

“董庶妃是來看小格格的。”太皇太後意味不明的看了眼董庶妃。

董庶妃點了點頭慈愛的看著玩耍的三格格一眼:“回太皇太後是的,嬪妾去了慈寧宮,慈寧宮的嬤嬤說太後娘娘帶二阿哥和三格格來了寧壽宮,還告訴嬪妾太後娘娘,說是讓嬪妾來寧壽宮。”

“給董庶妃上茶。”太皇太後看了眼蘇麻喇姑。

蘇麻喇姑點了點頭招呼了一位宮女就出去了。

“謝太皇太後。”董庶妃道了謝:“惠嬪娘娘有孕在身不方便來看二阿哥,想來要等到胎坐穩了才能來,到那時二阿哥都會跑了。”

董庶妃看樣子在為惠嬪說話,但話裏的意思就是惠嬪對待二阿哥不用心。董庶妃對惠嬪是嫉妒的。

上次兩人幾乎是同時有孕,偏偏惠嬪生的是兒子。同樣是將孩子養在慈寧宮,封嬪的也是她,如今惠嬪又有了身孕。

“惠嬪給二阿哥和三格格做了些衣服,送到了慈寧宮,說是自己有孕有些顧不上二阿哥,便做些衣服陪伴二阿哥。”太皇太後淡淡開口。

其實這些衣服就是尋常衣服,繡娘做的,惠嬪的衣服還沒有做好。但一點也不妨礙太皇太後拿她和董庶妃做對比。

聽到太皇太後的話董庶妃先是一愣,隨後臉上開始泛紅,惠嬪不僅給二阿哥做了衣服,連帶著三格格也做了。而她這個生母從來沒有給三格格做過衣服。平日裏也隻是送些小玩意去慈寧宮,還都是給三格格準備的。

“惠嬪也是一份慈母心,懷著身孕還勞累給二阿哥和三格格做衣服。”太皇太後看著董庶妃麵露感慨。

“太皇太後說的是。”董庶妃低著頭咬著牙附和。

她有些後悔,自己剛纔好端端的替惠嬪做什麽。怎麽就想不開拿她來突現自己,結果不僅沒有達到想要的效果,還讓太皇太後對惠嬪的印象好了。

“董小主請用茶。”蘇麻喇姑端著一杯茶放在了董庶妃一旁的桌子上。

“謝姑姑。”董庶妃鬆了一口氣,蘇麻喇姑的到來算是讓剛才的話題告一段落。

董庶妃端起茶想要喝,不知道是茶杯太滑還是自己沒有端穩,茶杯摔在了地上。

杯子碎成幾瓣,茶水灑在地上,茶杯碎裂的聲音嚇哭了兩個孩子。

“嗚哇!”

“二阿哥乖,不哭。”

“三格格不怕,沒事。”

嬤嬤們快速抱起兩個孩子哄了起來。

董庶妃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心中出現兩個字,完了。

太皇太後冷冷的看著無措坐在那裏的董庶妃。若是在三格格哭的瞬間董庶妃抱起三格格哄,也許今日她會輕饒了董庶妃,但現在,給三格格喚一個額娘也不是不可。

這宮裏孩子少,但沒有孩子的嬪妃可不少。

“董氏你好大的膽子。”太皇太後猛的一拍桌子,桌子上的茶盞微微震動。

“太皇太後恕罪,嬪妾,嬪妾不是有意的。”董庶妃被嚇了一跳,快速跪在了地上,頭緊緊的貼著地麵,心裏狂跳不止。

“董氏,以下犯上罰俸一年,禁足於長春宮,沒有哀家旨意不得出。”太皇太後短短一句話就決定了董庶妃的未來。

庶妃已經是最低等,自然降不了位份,禁足沒有期限,那就表示一但太皇太後忘記她這個人,那她就再也出不了長春宮。

當初她還嘲笑張庶妃,作為皇長女生母,把自己弄的這麽慘,沒想到這麽快她就成了另一個張庶妃。

董庶妃癱軟坐在地上一旁的哭聲讓她眼睛一亮重新跪好:“太皇太後,太皇太後看在三格格麵上你就饒恕嬪妾這一次吧。太後娘娘您救救嬪妾。”

太皇太後指了指三格格:“三格格,你沒聽見三格格哭的有多凶嗎?董氏你作為三格格額娘,你就不心疼嗎?”

心疼,她當然心疼,可這點心疼和自己一生比起來就顯得微不足道了。感情也是需要培養的,哪怕是她親生的可從未養在身邊,感情自然也沒有那麽深厚。

董庶妃自我安慰。可聽著哭聲,董庶妃一時又開不了口。

“還不帶下去。”太皇太後看了眼一旁的幾個人高馬大的嬤嬤。

嬤嬤立刻上前將董庶妃拖起。

…………

董庶妃被罰一事在宮裏傳的沸沸揚揚,眾人都在議論董庶妃是怎麽得罪太皇太後的。

坤寧宮

“事成了?”皇後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果然借刀殺人纔是最隱蔽的,從前是本宮蠢,非要自己動手。告訴白芷事情她做的很不錯,銀子赫舍裏家會給她孃家送去。”

白芷和白露一樣都是赫舍裏家安排的人,白芷依照皇後的吩咐暗示董庶妃去找蘊初幫忙,在借蘊初的手除了董庶妃。

“不過怎麽罰董庶妃的是太皇太後。”皇後皺了皺眉,這和她預想的不一樣。但皇後也不多想,重要的是結果,以及無人知道她在背後的推動作用

“背叛本宮,這就是下場。被禁足,本宮也不會讓你的日子好過。缺炭少被本宮看你如何過這個冬天。”

內務府攀高踩低,壓根不需要她吩咐,就會可扣董庶妃的份例。

鍾粹宮

“娘娘,董庶妃被罰了一年月俸並禁足於長春宮,沒有太皇太後的旨意終身不得出。”

“這麽快。”蘊初有些詫異:“弄清楚怎麽回事了嗎?”

蘭時搖了搖頭:“寧壽宮的訊息一向是最難打聽了,能進入內殿的都是太皇太後的心腹。”

蘊初敲了敲桌子:“行了,就這樣吧,你們也別去打聽了。”

麻煩已經解決了,董庶妃因為什麽被罰她也懶得多管。總歸不過是太皇太後的手段。

“董庶妃被罰了一年月例,明年你記得提醒本宮別少了她那份的。”蘊初想了想和蘭時吩咐道。

“是,娘娘。”

蘊初皺著眉思索,事情完了,她怎麽感覺有些不對勁。和上次張庶妃的事情有些相似。

上次張庶妃是“刀”,皇後想要借刀殺人,隻不過失敗了反而惹了康熙厭惡。那麽這次呢。

“係統,董庶妃貼身宮女是不是皇後的人。”蘊初靈光一閃。

係統:[係統正在檢測,檢測結果是。]

白芷是皇後的人,那麽這次,蘊初眨了眨眼睛,她成了皇後的刀,而她又借了太皇太後之手。

有點繞。蘊初扶了扶額角。繞了好大一圈。

“赫舍裏家的眼線還真是多,以後對上她還是要小心,別又成了她的刀。”蘊初歎了一口氣。

她倒也不擔心皇後發現些什麽,蘭時暗中的身份是太皇太後的眼線,即便皇後發現了也不敢聲張。

“蘭時,下次領份例時,偷偷和內務府吩咐一句,董庶妃的份例一份不少的給她送去。”

為了更好的把控,蘊初自然也不可能放過內務府,給內務府總管貼了一張,再加上幾個重要的職位總領也貼了。

明麵上內務府還是康熙的,可暗中那些人確是聽她的,是可惜這是個秘密。

當時明明是娘娘提出來要處理董庶妃的,如今結果達到了,娘娘怎麽又要幫她了。蘭時有些詫異:“娘娘怎麽想起來要幫董庶妃。”

蘊初:“不是幫她太皇太後隻說罰俸,沒說不會份例,那些都是她本來該有的一份。本宮也隻是按規矩辦事。”

“係統,那顆孕女丹不給惠嬪了,給皇後。”

皇後拿她當刀,她就讓皇後生閨女,讓她生不了兒子,繼承皇位。氣死她。樣的做法定然會讓底下人記恨與他,找機會伺機報複。正確的做法應該是承瑞找機會讓她發現在有人怠慢了他,在她作出懲戒時求情,收買人心。不過知道不忍氣吞聲,這樣挺好。“蘇葉,大阿哥害你被罰了月俸,你現在要記恨與他,還想要找機會報複,知道了嗎?”蘊初看著蘇葉淡淡一笑。既然已經走了這步棋,那就要順著走下去。蘇葉眨了眨眼睛,看著手裏的荷包,點了點頭:“奴才知道該怎麽做。”“行了,你先退下吧。”蘊初擺了擺手示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