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窺聽

承琪,也是因為他倆同齡。蘊初詢問道:“你和你的其他幾個姐妹也有過接觸,看出你們的差別了麽?”“她們很有皇家風範,規矩禮儀都是很好,但……。”寧楚格想了想說道,話說一半又住了口。“但卻和你很不一樣,她們不會問出你這樣的問題。”蘊初接過她的話繼續說:“但造成你們不一樣的原因是什麽呢?是思想,是你們自幼接觸到的不一樣。”“可為什麽呢,為什麽女子就不能學這些?治國之策,女子未必就比男子差,不然又豈會有武則...“梁公公。”花月有些著急,她忙著找魏珠,畢竟這種事不是梁九功處理不了啊。

“可是榮妃娘娘讓你來找皇上的,這是給皇上準備的,雜家這就去通報。”梁九功指了指花月手中的食盒,笑眯眯甩了甩拂塵就要往裏走。

因為皇上常去鍾粹宮,他和鍾粹宮的宮女也算熟悉。

“不是。”花月一把拉住梁九功腦子轉的飛快:“娘娘讓我來找大阿哥,對,來找大阿哥。”

“找大阿哥。”梁九功狐疑的看了花月一眼。

“看大阿哥有沒有認真學習。順便給大阿哥送些點心。”開了個頭接下來就好說多了,花月心跳也平複下來了。

“雜家帶你過去。”梁九功在前麵帶路,他總覺得事情不對勁,他要幫皇上暗中觀察。

“不用了,梁公公,這路我熟,皇上這還需要您伺候不是。”花月一邊說一邊給梁九功塞荷包。

她有些慶幸自己隨身帶荷包的習慣了。

梁九功四處瞄了眼確定沒有人在看,偷偷將荷包往衣袖裏塞了塞對花月揮了揮手:“去吧,別讓大阿哥等久了。”

“謝梁公公。”花月行了一禮快速跑開了,梁九功悄悄跟在花月身後,等掌握了證據,再向康熙匯報。

花月察覺到梁九功跟在身後並沒有拆穿??反正事情若真的捅到了康熙那裏,挨罰的又不是她。

“魏公公。”花月很快在乾清宮後殿找到了魏珠。

“花月姑娘,怎麽來了,可是榮妃娘娘那裏出了什麽事。”魏珠詫異的看著花月。

平日裏很少找他,這些日子怎麽這麽勤快。

“魏公公。”花月行了一禮:“鈕祜祿妃娘娘又去了鍾粹宮。娘娘讓你和皇上說,鈕祜祿這次直接提了結盟一事。”

梁九功躲在暗處,魏珠,他不是管著皇上安插在後宮的暗線嗎,怎麽會和花月有接觸。

難道花月是皇上安插在鍾粹宮的人,她怎麽大白天的就來找魏珠,不怕被人發現嗎。鍾粹宮出了什麽事。

梁九功捂著嘴,悄然退了出去。

魏珠皺了皺眉:“娘娘當真如此吩咐?”

“魏公公放心,娘娘既然敢提,那就一定有應對之策。”

“好,我這就去找皇上。”魏珠點了點頭:“你也早些回去,別被人發現了端倪。”

花月應了一聲提著食盒去了承瑞那裏,做戲要做全套。

魏珠得到訊息就去了正殿,在正殿門口看到了欲言又止的梁九功。

梁九功看著魏珠走了進去,難道鍾粹宮真的出了大事。

“奴才參見皇上。”

康熙放下毛筆:“說吧什麽事?”

“奴才剛剛得到訊息,鈕祜祿妃娘娘又去了鍾粹宮,這次直接向榮妃提出結盟。”

“啪”

康熙將一旁的茶盞扔在地上:“好一個鈕祜祿氏,如今不過妃位就如此大膽。”

殿外梁九功被摔杯子的聲音嚇了一跳,心裏感慨榮妃這次或許要倒大黴了。

誰能想到自己身邊的宮女是皇上的人呢。說來榮妃做了什麽讓皇上這樣生氣,莫不是要謀害惠嬪的皇嗣吧。

“榮妃如何說?”

魏珠思索了一下:“花月說榮妃娘娘自然是不願的,但礙於鈕祜祿妃的身份也不好拒絕。”

“走,去鍾粹宮。”康熙站起身甩了甩衣袖。

……

鍾粹宮

“鈕祜祿妹妹,可聽說了董庶妃被禁足一事。”蘊初喝了一口茶道。

鈕祜祿妃雖然不知道蘊初為何提這件事但也點了點頭:“聽說了,不知怎麽得罪了太皇太後。”

“哎,也是可惜,董庶妃的三格格還養在皇太後身邊,如今說禁足就禁足了。”蘊初遺憾的搖了搖頭。

“說起來這董庶妃前些日子還來找過本宮,瞧著花一樣的年紀,當真是可惜了。”

鈕祜祿妃神色突然凝重了起來,董庶妃前腳找過榮妃沒幾天就被禁足了,這事莫不是和榮妃有關。

若當真如此,合作之後還是要留個心眼,蘊初的話非但沒有讓鈕祜祿妃放棄,反而更加加重了鈕祜祿妃想要合作的心。

誰不想與一個有能力的人合作呢。

蘊初微微勾唇,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更大的激發鈕祜祿要與她合作的野心。眼神微微看向窗外,康熙也快來了吧

“妹妹剛剛入宮還有許多不懂,還要多多倚仗姐姐。”鈕祜祿妃握著蘊初的手花說的十分誠懇。

蘊初微微一愣:“鈕祜祿妹妹說的是哪裏的話,本宮不過區區妃位,哪裏值得妹妹倚仗的呢。”

話說這眼神撇向蘭時站著的方向,隻見蘭時摸了摸身上的荷包。

“姐姐是皇上親封的第一位主位娘娘,可見皇上對姐姐的用心,姐姐難道就不想更上一層。”鈕祜祿妃不甘心以更高的位置誘惑蘊初。

因為先入為主,這話落在殿外偷聽的康熙耳裏就是鈕祜祿妃保證自己當了皇後之後許諾她貴妃之位。

“鈕祜祿妃。”蘊初冷下臉:“這種話以後就不要說了,皇上封了本宮妃位,本宮已經心滿意足了。”

拿鈕祜祿妃來表忠心,剔除自己的嫌疑。

康熙聽了蘊初的話滿意的點了點頭,果然他的榮妃就是和別的嬪妃不一樣,不貪慕虛榮。

“榮妃姐姐。”鈕祜祿妃微微一愣決定換種方式:“皇後娘娘是六宮之主,佟妃又是皇上表妹,隻有你我孤立無援,自然應當守望相助。”

殿外康熙的臉已經徹底黑下了,站在康熙身後的梁九功腿在發顫,原來要倒黴的不是榮妃是鈕祜祿妃。

“鈕祜祿妃,大家同為皇上嬪妃,那就是自家姐妹,皇後娘娘母儀天下,向來寬容大度,包容嬪妃。守望相助的話,妹妹以後還是不要再說了。”們退下。“回皇上,那日小主讓奴纔去太醫院找相熟的太醫看看佟妃娘娘給的補品有沒有問題。奴才便趁著賞花宴那日沒人注意的時候偷偷去了太醫院。”逃過了杖責秋水也不敢再有隱瞞老老實實的將事情的經過如實的說了出來。麵對突如其來的攀扯,佟妃站起身:“你這奴才胡說什麽,本宮怎麽可能會害烏雅氏。”“佟妃還不坐下,你這樣子成何體統。”皇後看了眼佟妃皺了皺眉,似乎對她的樣子很是不滿。“繼續說。”康熙聲音冷淡,賞花宴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