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捧殺

話那就是在身邊埋一顆不知道什麽時候爆炸的隱雷,不知道什麽時候就被對方暗地裏捅了一刀。電視劇的就是這麽演的,她剛剛看完。乾清宮“進來。”康熙抬眼看了眼站在門口梁九功喊到。“奴才參見皇上,東西已經送到了。”梁九功彎著腰走了進來。康熙放下手中的毛筆揉了揉手腕詢問道:“怎麽樣,承瑞可喜歡?榮嬪什麽反應?”“大阿哥很喜歡,一直拿著不放呢。榮嬪娘娘看見皇上送給大阿哥的生辰禮眼睛都睜大了。”梁九功繪聲繪色的和康...皇後寬容大度,包容嬪妃,這話她說的她自己都不信。後宮嬪妃都是自己姐妹。見麵三分笑,笑裏再藏三把刀。

蘊初自己說的自己都不信就更別提對麵的鈕祜祿妃了。

鈕祜祿妃看著避而不談的蘊初,猜測是自己給的好處不夠。

殿外康熙眉眼陰沉,卻壓製自己沒走進去,他是帝王,做任何事都需要考量。

處置後宮一個嬪妃再容易不過,降級,禁足,罰俸,打入冷宮,賜死,亦或者隨便編一個理由讓她病逝。

康熙腦海裏想了很多但最終都壓製下來了,說到底不過是因為她姓鈕祜祿。

宮裏沒了這個鈕祜祿妃還可以有下一個,但絕對不能是這個時候。鈕祜祿妃剛剛入宮就出了事,讓鈕祜祿一族如何想。他此時正是用人之際。

但這並不代表他會放過她。神不知鬼不覺傷人身體的法子多的是。康熙轉身離開了鍾粹宮。

“鈕祜祿妃,今日這話本宮就當沒有聽過,今後也不會向任何人提起,你早些回去吧,本宮就不留你了。”

康熙離開了,但這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

鈕祜祿妃看著蘊初沉默良久,對方拒絕與她合作卻又保證不將此事說出去,到底是何用意,鈕祜祿妃看著蘊初。

蘊初卻不搭理她,隻專注的喝著杯中的茶。

或許對方也是對合作有意,隻是不滿意她給的籌碼,故意拒絕想讓她加大籌碼?

“既然姐姐不願意,那本宮就不打擾了。”鈕祜祿妃起身告辭,她雖然有意結盟,但並不代表她願意做賠本的買賣。

既然榮妃想要吊著她。那她也可以晾著榮妃。

蘊初的身子前傾下意識想要起身攔住鈕祜祿妃卻頓住了一副氣淡神閑的模樣:“妹妹,慢走。”

鈕祜祿妃將蘊初的動作盡收眼底一副瞭然的模樣,什麽也不說起身離開了。

這次合作看來是有望了,剛剛榮妃的動作是想要挽留她吧,最後卻硬硬生生頓住,自以為沒有人發現。鈕祜祿妃心中暗想,看來她要重新評判一下榮妃了。

鈕祜祿妃離開後,蘊初將杯子放回桌上:“鈕祜祿氏還真是鈕祜祿妃天然的靠山。”

鈕祜祿氏一族究竟多有勢力,同樣參與九子奪嫡,看看十阿哥胤俄與其他阿哥的區別就知道了。

同樣身在後宮,有的依靠皇上的寵愛生存,有的僅僅依靠家世便可身居高位。每走一步都需要思考。

迷惑一下對方也是需要的。

…………

“去把王太醫給朕找來。”康熙回到乾清宮的第一件事便是召來太醫。

這位王太醫就是上次那位幫助皇後診脈的太醫,皇後也因為那次診脈手中權利被康熙分走了部分。

梁九功得了命令就往太醫院而去。

“王太醫皇上有請。”梁九功找到王太醫也不囉嗦,直接說明來意。

王太醫一聽皇上讓他過去也不敢耽誤拎著藥箱就和梁九功走了。

梁九功來太醫院氣定神閑並沒有慌慌,看來不是皇上龍體有礙而是找他有事。

一路上王太醫糾結萬分,抓住梁九功的衣袖來到一個小角落:“梁公公,皇上這次請我過去是為了何事。”一邊說一邊給梁九功塞荷包。

梁九功接過荷包看了王太醫一眼,什麽事雖然不能說,但給對方提個醒還是可以的:“王太醫,皇上今日龍顏大怒,您可要小心這些,別觸怒了皇上。”

龍顏大怒,看來皇上發了大火,看樣子不是什麽好事,這事不能再問了。王太醫心中暗自思索了片刻:“有勞梁公公了。”

“王太醫客氣。我們趕緊走吧,別讓皇上等著急了。”

“梁公公說的是。”

乾清宮

“臣參見皇上。”王太醫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等著康熙的吩咐。

“免禮。”上方傳來康熙不辨喜怒的聲音。

“謝皇上。”

“王太醫朕要你配一種藥,你可能做到?”

“皇上吩咐,臣在所不辭。”聽到康熙的話王太醫趕緊表忠心。

太醫是個高危職業,但隻要跟了一個好主子雖然不能順風順水但起碼性命無憂。

“給朕配一種可以讓人不知不覺虛弱的藥,要見效慢的。但又不需要每日服用。”康熙淡淡說出自己的要求。

讓人不知不覺虛弱,見效慢,就是要讓人慢慢體弱死亡。至於是給誰的他也不敢問。

“臣為皇上寫藥方。”王太醫試探著開口。

康熙吩咐:“不需要藥方,配藥煮藥一事全權交給你,朕哪日需要自然會讓梁九功通知你。今日你回去後便準備一份。朕會讓梁九功去取。”

王太醫領命:“臣遵旨。”

“退下吧。”康熙很滿意王太醫的態度。

“梁九功,挑些好的賞賜送去景陽宮。順便告訴她朕今晚留宿景陽宮。”康熙看向梁九功吩咐到。

捧殺是宮裏最常見的手法,最能將人推到風口浪尖。康熙眼神暗沉,微微勾起唇角。

景陽宮

“奴才參見鈕祜祿妃娘娘。”梁九功帶著一大堆賞賜浩浩蕩蕩的來到景陽宮。

“梁公公,快請起。”鈕祜祿妃起身走上前:“可是皇上有什麽吩咐。”

“恭喜娘娘,皇上讓奴才給您送賞賜來了。”梁九功滿臉諂媚的看著鈕祜祿妃:“皇上說了他今晚要留宿景陽宮,讓娘娘好好準備。”

“多謝梁公公。”鈕祜祿妃一臉喜色的看著梁九功。

今晚皇上來了她的宮中,那便表示她勝了佟妃一籌,她怎能不喜。

“梁公公一路辛苦,這些請公公喝茶。”白芍走上前遞給梁九功一個鼓鼓囊囊的荷包。

梁九功看了眼鈕祜祿妃笑眯眯的接過荷包塞進了袖子裏:“娘娘好好準備奴才就不打擾了。”

說完行了一禮便帶著人離開了。

今日這一天他算是看了一場大戲,從花月來乾清宮開始,**接連不斷,本以為倒黴的是榮妃,不曾想倒黴的鈕祜祿妃。梁九功現在想起康熙發怒的樣子還是有些膽戰心驚。淨淨,保證什麽也查不出。”趙嬤嬤點了點頭。“那就好。”皇後滿意的笑了笑,鈕祜祿妃倒是不足以讓她擔憂什麽,皇後隻是擔心讓榮妃知道她利用她借刀殺人會報複她。而她此時壓根騰不出手去應對蘊初,但皇後哪裏知道蘊初已經完成了她的報複。“娘娘不如把訊息悄悄透露給榮妃,畢竟董庶妃被禁足可是她算計的。”趙嬤嬤嚐試著給皇後出主意“透露給榮妃,那豈不是就讓她知道了本宮利用她借刀殺人的事了。”皇後搖了搖頭,否認了這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