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借刀殺人

子裏閃過四個字,去母留子。“將這些都收好,說不定日後會起到作用。”烏雅庶妃唇角微微勾起。既然如今與佟妃的交易已經出現了裂痕,那麽她自然要早做打算,留下佟妃對她動手的證據,當做把柄,日後成為自己的籌碼。“嘶。”烏雅庶妃皺著眉捂著肚子,剛剛腹中的孩子踢了她一腳:“還沒出世,便這麽能折騰。”秋水:“小阿哥這是和小主打招呼呢。”“我和他的母子緣,也就到他出世是時候了,以後她是佟妃的兒子。”烏雅庶妃歎了口氣...景陽宮

晨起鈕祜祿妃伺候康熙穿著朝服後,康熙毫不留戀的離開了。

“朕晚上再來看你。”

“臣妾恭送皇上。”鈕祜祿妃滿臉喜色的送走了康熙。

“白芍伺候本宮更衣。”鈕祜祿妃輕輕打了一個哈欠。

白芍見鈕祜祿妃滿臉困頓:“距離請安的時間還早,娘娘不如再睡會?”

“不了,早些準備著吧,今日請安不會太平。”鈕祜祿妃搖了搖頭坐在梳妝台前。

皇上昨晚來了他的景陽宮,必然惹了不少人眼紅,榮妃暫且不提,皇後和佟妃哪一個都不是好對付的。更不要提皇上還賜了她協理六宮之權,而佟妃沒有,等佟妃知道指不定怎麽生氣,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權利握在手裏纔是真的。鈕祜祿妃手指在桌上敲擊著。

此時她卻不曾想不管是皇後還是榮妃都不希望有人動到她們手裏的權利。

康熙離開景陽宮就和梁九功吩咐了幾句:“去告訴皇後,朕賜了鈕祜祿氏協理六宮之權,讓她好好教教鈕祜祿氏。”

話已經說明白了,剩下的就要看皇後的了。

“奴才這就去辦。”梁九功應了一聲便往坤寧宮的方向而去。

跟在康熙身邊多年,對於康熙的心思梁九功也摸得**成。如今這個時辰再過一會便到了後宮嬪妃去向皇後請安的日子了,康熙的想法就是想把鈕祜祿妃徹底推到風口浪尖上啊。

麵對後宮眾人的陰謀算計。

坤寧宮

“奴才參見皇後娘娘。”

“梁公公免禮。可是皇上那有什麽吩咐?”皇後淡笑讓梁九功起身了??。

“回皇後娘娘,皇上有旨賜鈕祜祿妃娘娘協理六宮之權,但鈕祜祿妃娘娘年幼請皇後娘娘好好教教。”梁九功彎著腰。

這人都送到皇後手中了,其他的怎麽做不是任由皇後說的算麽,但皇後目前沒有想到這一點,教鈕祜祿妃如何協理六宮?

她是皇後如今卻要教一個妃嬪如何處理六宮事宜,當初榮妃協理六宮時皇上也隻是派遣一個嬤嬤去教導,如今換成鈕祜祿妃卻要她這個皇後親自教導。教導什麽?教導如何成為一個好皇後嗎?

皇後隻要這麽一想就控製不住自己,還拉了蘊初來與鈕祜祿妃做對比。蘊初是生了三個孩子才庶妃升到榮妃,鈕祜祿妃一入宮就是妃位,才侍寢兩次就賜了協理六宮之權。就連佟妃這個皇上嫡親表妹都比不上鈕祜祿妃,皇後快維持不住臉上的笑容了。

“多謝公公告知,本宮一定會好好教導鈕祜祿妃的。”皇後咬著牙答道。

梁九功看著皇後娘孃的樣子,嗯對鈕祜祿妃協理六宮很不滿,皇後娘娘一定會好好“關照”鈕祜祿妃娘孃的,他可以去向皇上複命了。

“那奴才就先回去複命了,鈕祜祿妃娘娘就交給娘娘了。”皇上是不會管的,梁九功心裏默默補充了一句,行了禮離開了。

梁九功離開後皇後終於冷下了臉,將杯子扔在地上。

“好一個鈕祜祿妃,本宮原本以為佟妃纔是最難對付的,沒想到啊,竟然是她。”

“娘娘,消消氣樹大招風,皇上如此高調的寵愛鈕祜祿妃必然會惹了其他人眼紅。”趙嬤嬤重新端了一杯茶遞給皇後。

皇後冷哼一聲:“有皇上護著鈕祜祿妃還用怕什麽,榮妃不就是一個好例子,不對鈕祜祿妃比榮妃更難對付,鈕祜祿妃的家世可要比榮妃好太多了。”

“皇上雖然說賜了鈕祜祿妃協理六宮之權,但卻沒有說把什麽權利分給她,還說讓鈕祜祿妃跟著娘娘學習,既如此不是娘娘說如何就如何嘛?”趙嬤嬤想了想在皇後耳邊小聲嘀咕:“咱們可以先試探試探皇上的心思,實在不行就把吃力不討好的分給鈕祜祿妃。”

皇後眼睛一亮:“嬤嬤說的對。實在不行不是還有佟妃在麽?她可比本宮還看不得鈕祜祿妃得寵。”

“娘娘,眾嬪妃來請安了。”

皇後理了理衣服:“本宮這就過去。”

……

“鈕祜祿妃妹妹,今日來的夠早的。”佟妃上下打量了一眼鈕祜祿妃滿眼嫉妒。

鈕祜祿妃麵帶微笑的看著佟妃:“來給皇後娘娘請安,姐姐都來了,本宮哪裏敢遲到。”

“皇後娘娘駕到!”一聲通報皇後從後麵走了出來坐在了鳳椅上。

“臣妾參見皇後娘娘。”

“嬪妾參見皇後娘娘。”

“都起來吧,坐。”皇後輕輕抬手。

“謝皇後娘娘。”

等到眾人全部落座皇後著看看向鈕祜祿妃。

“鈕祜祿妃皇上剛剛下了旨意賜你協理六宮職權,但念你年幼不懂,先由本宮教導一段時間再上手,這段時間你便在坤寧宮學習吧。”皇後麵帶微笑但眼神冰冷的看著鈕祜祿妃,說出口的話找不出一絲錯處。

“什麽!”佟妃震驚的站起身看著鈕祜祿妃眼睛裏滿是不可思議。

康熙賜了鈕祜祿妃協理六宮之權,那她呢,明明她和鈕祜祿妃一同入宮,更是皇上的表妹,這協理六宮之權該是她的。佟妃心思千回百轉,一定是是鈕祜祿氏勾引的皇上。

“佟妃,這就是你的規矩?還不坐好。”皇後看了眼震驚的佟妃很是滿意,但還是開口訓斥。

隻有佟妃嫉妒生氣了,那纔是真的達到效果了,可該演的戲還是要演的。

“皇後娘娘恕罪,臣妾失禮了。”佟妃心不甘情不願的請罪坐好。

蘊初低著頭,康熙這是想要借刀殺人,利用皇後的嫉妒來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一旦皇後親自動了手,那麽皇後身後的赫舍裏氏便和鈕祜祿妃身後的鈕祜祿氏結仇。

這也徹底斷了日後赫舍裏氏和鈕祜祿氏結盟的可能,這兩家當年同為輔政大臣之前的情誼也沒了。朝堂的局勢也會更平衡。

而皇後同樣打算借刀殺人,利用後宮嬪妃的嫉妒,鈕祜祿妃下手,其中可以與鈕祜祿妃旗鼓相當的也就隻有她和佟妃。

這種時候不適合開口。

鈕祜祿妃攥緊了衣袖,她早就知道今日不會太平。不願意:“皇皇瑪嬤,承瑞他是朕的長子,朕對他也是寄予厚望,承慶是皇額娘養大的,必然是比承瑞更好的人選。”“咳咳,咳咳。皇帝。”太皇太後猛地咳了幾聲想要說些什麽。“太醫,太醫來了。”殿外傳來一身呼喊。“皇瑪嬤,如今您的病要緊,其他的以後再說。”康熙站起身很明顯已經不想再說。“臣參見皇上,太皇太後。”太醫上前將醫藥箱放在地上行禮問安。康熙抬手:“免禮,快給太皇太後看看。”“嗻。”太醫拿起藥箱上前走到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