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套話

做了什麽不可饒恕的事情。係統沉默,它變著花樣讓她買東西那是因為,它需要積分,可現在它不需要啊。“再說了,現在東西那麽便宜,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即便現在用不上但並不妨礙我存著呀。”蘊初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宿主,商場就在這裏,不會長腿跑了,不急於一時。]買東西就是要既便宜又實惠,看見了不讓買那簡直就是一種折磨。殺人誅心啊。………………接下來的日子有了係統的時刻陪伴,時間也終於不那麽難熬了。除了每...“臣妾參見皇上,皇上萬福。”

康熙見蘊初進來將手中的奏摺扔回桌子上:“免禮吧。”

“謝皇上。”蘊初站起身走到康熙身邊。

“鈕祜祿妃初次學習協理六宮,皇後定然是要費心教導,到那時難免在事物上有所疏漏,還要你多多費心。”康熙握著蘊初的手柔聲道。

係統:[鈕祜祿妃學習協理六宮,皇後定然要使絆子,難免從六宮事務上動手,你多多留意補救,別出大事。]

蘊初點了點頭,懂了皇後主攻她輔助。皇後設計她掩護。

“皇上放心,臣妾一定盡心盡力。”

康熙滿意的點了點頭:“鈕祜祿妃年幼,許多事情都不懂,你和皇後在事務上也別太難為她。”

係統:[鈕祜祿妃年幼好騙,六宮事務分些雞毛蒜皮的給她就行。]

“皇上放心,鈕祜祿妹妹年幼,皇後娘娘速來體恤嬪妃,自然不會讓鈕祜祿妹妹勞累,臣妾也會留意,一旦鈕祜祿妹妹有什麽不對立馬補救。”蘊初一副善解人意的樣子。

係統:[鈕祜祿妃年紀小但卻得了協理六宮之權,皇後娘娘定然看不慣,怎麽可能分給她好的事務,我也會多多留意,一旦鈕祜祿妃出錯就將她手裏的權利搶過來。]

“皇後做事,朕還是放心的。”康熙端起茶喝了一口,正因為知道皇後什麽樣子,康熙才放心將這件事交給她做。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一旦鈕祜祿妃有動搖皇後位置的可能,皇後都不會讓鈕祜祿妃好過。

梁九功:“啟稟皇上,佟妃娘娘來了。”

蘊初看了眼康熙,佟妃著急了。

康熙皺了皺眉,佟妃這個時候來的目的他還是知道的,但這種事可不是好摻合的。佟妃的性子一旦這件她摻合了進來,定然直接和鈕祜祿妃對上。

到那時是敵是友都分不清了。

“這裏是乾清宮,豈是她們想來就能來的,讓她回去。”康熙冷聲說道。

梁九功看了眼蘊初低下頭:“嗻。”

蘊初看著康熙冷著的臉,無奈的歎了口氣:“皇上事務繁忙,那臣妾就先行告退了。”

“這個時候也就你敢這麽說。”康熙看了眼蘊初點了點她的額頭。

蘊初摸了摸被康熙點的地方:“這不是皇上說事務繁忙,還說乾清宮不是想來就能來的,臣妾可不得趕緊離開,以免皇上生氣。”

康熙:“哼,自從承瑞來了乾清宮,你宮裏的人恨不得一天跑三趟。如今說這話不心虛嗎?”

蘊初輕輕一笑扯了扯康熙的衣袖:“哪有,皇上竟會胡說。”

殿外

“佟妃娘娘,皇上事務繁忙,實在是沒有時間實在是沒有時間見您,您還是先回去吧。”

佟妃掃了眼殿內:“那皇上什麽時候有時間見本宮。”

梁九功低著頭,這種事他一個奴才哪裏知道,皇上若是想見就算再忙都會見,若是不想見就算是不忙那也是忙的不可開交。

很明顯康熙現在就是不想見佟妃。

“皇上事務繁忙,等皇上忙完了自然會見您。”梁九功低著頭答道。

什麽時候見就等於什麽時候不忙,沒毛病,梁九功很滿意自己的回答。

“多謝梁公公,南枝我們走。”佟妃看了眼殿內,康熙不見她即便她是康熙表妹也不能硬闖乾清宮,隻能氣憤的離開了。

“娘娘,消消氣,等皇上有時間了一定會來看你的。”南枝安慰著佟妃:“再說了娘娘和宮裏其他嬪妃不同,您是皇上的嫡親表妹,在皇上心裏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佟妃看了眼南枝沒有說話,表妹又如何,康熙說了來看她結果呢,晚上直接去了鈕祜祿妃宮裏。

如今她已經讓鈕祜祿妃勝了她一步,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和她設想的完全不一樣。明明該深受寵愛的是她,皇後之位也該是她的。

她入宮的目的是什麽,不就是為了帝王的寵愛,生下皇子麽,坐上後位嗎。

“去注意一下,皇上今晚召誰侍寢。”佟妃吩咐了一句。

……

“見過白芍姐姐。”一名小宮女恭恭敬敬的站在白芍麵前。

白芍一臉嚴肅的看著她:“木槿,你在榮妃娘娘宮裏如何。”

木槿心裏默默歎了口氣,之前還總是和蘭時等人閑聊時笑話她們時不時就得演一場,如今終於輪到她了。

“奴才雖然身在鍾粹宮但心裏卻一直記掛著娘娘,但礙於身份不能去給娘娘請安,還請姐姐替我向娘娘問安。”木槿一邊笑著一邊將一個釵子塞到白芍手裏:“這是奴才孝敬姐姐的。”

白芍看著手中的素銀釵有些嫌棄,跟在鈕祜祿妃身邊什麽好東西沒有見過怎麽可能會看上一個素釵,隨手就還給了她。

“行了,你的忠心娘娘知道,你好好做事,替娘娘監視好鍾粹宮好處少不了你的,到那時別說銀釵,就是金釵娘娘也是照賞不誤。”白芍拍了拍她的手說道。

木槿一聽這話眼睛都亮了:“白芍姐姐放心,奴才一定用心辦事。”

白芍:“如今娘娘就有一件事要問你,你一定要老實回答。”

“奴才一定知無不言。”

“娘娘聽聞董庶妃曾經去過鍾粹宮不知道她們都說了些什麽?”白芍詢問道。

“說了些什麽?”木槿低著頭思索,這事她哪裏知道,她隻是一個二等宮女,又不是一等:“這事隻有榮妃娘娘貼身宮女知道。”

白芍皺了皺眉,確實不是深的主子們信任的人都不會近身伺候:“那董庶妃離開時的心情如何?”

既然不知道談話內容,那就問問董庶妃心情,從董庶妃的心情也可以判斷一下兩人當時談沒談崩。

“董庶妃和來時沒什麽區別啊。”木槿一臉疑惑:“娘娘詢問這個幹什麽?”

這話不管是回答心情好還是不好都不要好,畢竟她也不知道鈕祜祿妃詢問這個是幹什麽

“你怎麽什麽都不知道,你在鍾粹宮都幹什麽去了。”白芍一臉氣憤的看著木槿,這人簡直就是一問三不知。

幹活啊。木槿心中默默答道,但麵上一副誠惶誠恐急於表現的模樣:“白芍姐姐,奴才和榮妃娘娘貼身宮女蘭時關係很好,要不等奴纔回去後試探試探。”

“也隻能這樣,記住千萬別暴露了。”白芍點了點頭又給了她一次機會。

“白芍姐姐,娘娘詢問這是是發現什麽了嗎?”木槿湊到白芍身邊小聲詢問。

“什麽該問,什麽不該問,你在宮裏待了這麽久還不知道嗎,做好你的事。”白芍訓斥了木槿一句,轉身離開了。

木槿看著白芍離去的背影翻了個白眼回了鍾粹宮:“都是當奴才的,你以為你是誰啊。”

鍾粹宮

“木槿,怎麽了。”蘭時見木槿從外麵回來一把就把她拉住了。

木槿實話實說:“蘭時姐姐,是鈕祜祿妃娘娘身邊的白芍她找我問一些事情。”

“鈕祜祿妃,她問你什麽啊。”蘭時眨了眨眼睛一臉好奇:“在娘娘回來之前先和我們說說唄。”終於查了個清清楚楚。小李子家裏上有年邁的父母,下有讀書的弟弟,家裏沒田,隻能給人幹活,一個月賺不了多少錢。查清楚之後就好辦了,承瑞利用他的弱點成功讓對方反水,再寫了一封信讓人交給蘊初,請她配合演一出苦肉計。再把事情告訴魏珠,魏珠自然會稟報給康熙,帝王的寵愛隨時可以收回,但愧疚卻可以當做護身符。隻要他一如既往的對康熙有孺慕之情,尊敬他,康熙便會覺得有所虧欠,畢竟現在的康熙還是位年輕的帝王,再加上承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