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監視

的燒香拜佛祈禱是後者。鍾粹宮自從肚子越來越大,蘊初散步都不敢離開鍾粹宮,每天就在宮殿四周轉悠。“那裏有一片荒地哎。”順著蘊初手指的方向,章嬤嬤等也發現了在宮牆處有一小片荒掉的土地,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蘭時:“娘娘,想來是底下人最近沒有用心打理,等會奴才就讓人去花房移植一些花草過來。”“不用。”蘊初擺了擺手:“去內務府要些蔬菜種子,回頭把這一小塊地給承瑞,讓他種著玩,再叫他寫一篇不得少於八百字的文...“謝娘娘賞賜。”蘇葉眼睛一亮接過蘭時遞過來的荷包。

花月笑著說:“不曾想大阿哥如此聰慧,這麽快就知道來找娘娘做主了。”

蘊初輕輕一笑不可置否,聰慧是有,甚至起到了殺雞儆猴的作用,但方法不對。若不是在鍾粹宮,承瑞這樣的做法定然會讓底下人記恨與他,找機會伺機報複。

正確的做法應該是承瑞找機會讓她發現在有人怠慢了他,在她作出懲戒時求情,收買人心。

不過知道不忍氣吞聲,這樣挺好。

“蘇葉,大阿哥害你被罰了月俸,你現在要記恨與他,還想要找機會報複,知道了嗎?”蘊初看著蘇葉淡淡一笑。

既然已經走了這步棋,那就要順著走下去。

蘇葉眨了眨眼睛,看著手裏的荷包,點了點頭:“奴才知道該怎麽做。”

“行了,你先退下吧。”蘊初擺了擺手示意她們退下。

景陽宮

“娘娘,喝杯水。”白芍端著一杯茶走到鈕祜祿妃身邊。

鈕祜祿妃抬起頭,放下手中的毛筆,揉了揉眉心,端起茶喝了一口:“查的怎麽樣了。”

白芍點了點頭:“奴才查到董庶妃曾經在懷孕期間去過幾次了鍾粹宮。”

鈕祜祿妃眼裏劃過一絲瞭然,果然兩人之前就有過接觸,甚至很有可能董庶妃能平安生下三格格都是有榮妃在後麵護著的緣故,不過兩人後來關係破裂,想來也是因為三格格。

“不過,奴才還查到董庶妃以前一直是跟在皇後娘娘身後。”

“皇後。”鈕祜祿妃皺了皺眉:“怎麽還牽扯出了皇後。”

這件事沒有那麽簡單,鈕祜祿妃的直覺告訴她,事情不簡單。董庶妃以前是皇後一派,最後卻背叛皇後了,轉投榮妃。

若當真如此榮妃怎麽可能庇護董庶妃,難道董庶妃是提出了什麽作為交換,比如皇後做了些什麽……。

聽說皇太後教養二阿哥和三格格是皇後提出的。聯係上董庶妃的事情一想,一箭雙雕。

思維一發散便收不回來了,皇後,榮妃,若是可以,她想一網打盡。鈕祜祿妃微微勾唇。

“白芍,繼續查。好好查查這三人究竟發生了什麽。”

“是。”白芍應聲道。

……

一個偏僻荒蕪的宮殿中,一個小太監鬼鬼祟祟的推開殿門走了進去。

“魏公公,鈕祜祿妃娘娘身邊的白芍在四處探聽訊息,打聽董庶妃與榮妃娘娘之間的關係。”

小太監是康熙的眼線,平日裏在禦花園伺候花草。監視著四周的一舉一動。

最近康熙特別下令注意景陽宮的一舉一動,這不一得到訊息,就來和魏珠稟報。

鈕祜祿妃沒事查董庶妃與榮妃之間的關係做什麽,魏珠思索著,難道鈕祜祿妃覺得董庶妃被禁足這事和榮妃有關。若當真這樣,這個訊息不能送到康熙麵前。

這件事找個機會和榮妃娘娘說說。

“好,雜家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有什麽訊息再來稟報。”魏珠扔給小太監一錠銀子,將人打發走了。

“魏公公放心,奴才保證隻要白芷進過禦花園逃不過奴才的眼睛。”小太監接過銀子樂嗬嗬的走了。

乾清宮

敬事房總管帶著各個嬪妃的綠頭牌放在康熙麵前。

“皇上該翻牌子了。”

康熙的手指掠過各個綠頭牌,翻了鈕祜祿妃的牌子,今日坤寧宮發生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火還不夠大,還需要再加些柴。這纔是第四晚,還不夠。

“退下吧。”

敬事房總管看了眼康熙翻的牌子恭敬的退下了,心中感慨鈕祜祿妃還真是得寵啊。

“梁九功,你親自去一趟太醫院。”敬事房總管離開後,康熙對梁九功吩咐道:“讓王太醫把藥熬上,熬好後,你送去景陽宮。順便把魏珠進來。”

“嗻。”梁九功應聲退了出去。

他命人監視著景陽宮的一舉一動,也不知道景陽宮有什麽動靜了。

“奴才參見皇上。”魏珠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皇上召他過來定然是為了鈕祜祿妃的事。

“景陽宮有什麽動靜。”

魏珠思索了一會決定把董庶妃省略掉:“回皇上,鈕祜祿妃娘娘身邊的白芍在打聽榮妃娘孃的事情。”

“打聽榮妃。”康熙摩擦著手指。

那日蘊初拒絕與鈕祜祿妃結盟,他是知道了,定然是鈕祜祿妃懷恨在心,想要抓住蘊初的把柄,要挾於她。

康熙對鈕祜祿妃印象不好,自然覺得錯的都是她。

“繼續監視,景陽宮有什麽動靜,立刻來報。”

“嗻。”魏珠鬆了一口氣,看皇上這樣子就知道沒有對榮妃有所懷疑。

承乾宮

“皇上,今晚翻的誰的牌子。”佟妃坐在榻上向南枝詢問道。

入宮這麽多天,康熙除了第一晚來了佟妃這,其他幾晚全都去了景陽宮,鈕祜祿妃那裏。

南枝忐忑不安的看了眼佟妃:“皇上今晚翻的鈕祜祿妃的牌子,剛剛敬事房的人去了景陽宮。”

“又是她。”佟妃感覺一口惡氣出不來:“表哥究竟看上了她什麽。不僅一連幾晚留宿,協理六宮之權也給了她。還真是盛寵啊。”

“盛寵太過了可不好,這些天奴才瞧著不少人都在記恨鈕祜祿妃。”南枝絞盡腦汁的想要安撫佟妃:“這些天皇上雖然沒來,卻賞賜了不少東西給娘娘,這些東西鈕祜祿妃可沒有。有了鈕祜祿妃在前麵擋著,哪裏好有人暗恨娘娘。”

佟妃聽了南枝的話眼睛一亮:“你是說,表哥寵鈕祜祿妃是豎一個靶子。來保護我的?”

南枝雖然覺得不可能但還是點了點頭,如若不然依照佟妃的性子,遲早要和鈕祜祿妃鬧起來。倒不如先穩住佟妃。

“皇上,都是為了娘娘好,等過段時間皇上就會來看娘娘了。”

“嗯。”佟妃點了點頭,眼神柔和了不少:“本宮就說,這鈕祜祿妃哪裏值得表哥對他這麽好。”

看佟妃這樣,南枝鬆了一口氣,現在也算糊弄過去了,等過段時間,皇上也不可能一直隻去景陽宮。�������ǰ�I��������K�~�������I�������¹ùã��~���چ᣿���ߵ��R��m�������ԃ���������T�ڻ��¡����¿����۳����ֿ��������I�����������K�~��΢΢һ㶣����ڣ�ū����󰢸�ͨ��һ•�������Єڹùá��������c���c�^������Ц������һ�䣬���ߵ��˵��Y��������󰢸���ˡ�����������һ�Y�f�������������ˡ����N��΢΢һ㶡���߀����������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