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錢的用處

裏若是得不到榮嬪的庇護,再惹了皇後的厭惡,後宮就真的沒有她的立足之地了:“嬪妾想求娘娘庇護。”蘊初不願意接話,那麽便隻能她主動說出來把話挑明。“庇護?”蘊初輕輕一笑:“董庶妃在說什麽,後宮嬪妃應當求皇後娘娘庇護纔是怎麽求到本宮頭上了。”“嬪妾,嬪妾有了身孕。”董庶妃糾結了一會還是開口說了出來。蘊初起身將董庶妃扶起:“有了身孕就多注意一些。”“娘娘。”董庶妃眼裏閃過一絲期望。“妹妹有了身孕就要多多注...皇後眼神不善的看了眼鈕祜祿妃,拿康熙給她施壓:“本宮從未說過剝奪你協理六宮之權,隻是想讓你好好休息,既然鈕祜祿妃不領情,那便算了。”

“鈕祜祿姐姐,皇後娘娘也是好意,想讓你休養,也是為了你的身體著想。”佟妃繼續在旁邊挑事,意圖挑起鈕祜祿妃的怒火。

轉眼間就把鈕祜祿妃變成了一個仗著皇上寵愛,不把皇後放在眼裏,貪慕權勢之人。

鈕祜祿妃以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留下了還沒握在手的協理六宮之權。但鈕祜祿妃確實不後悔的。

蘊初繼續往嘴裏塞瓜子仁,果然每天請安的時候是一天中最精彩的時候。

看著鈕祜祿妃吃癟皇後滿意的笑了笑:“好了,本宮也乏了今日就到這吧。”

而她們不知道的是,很快她們的對話在她們請安結束後便傳到了康熙的耳朵裏。

乾清宮

魏珠給康熙原封不動的轉述坤寧宮發生的事情。

先是鈕祜祿妃的必經之路被人撒油,導致她請安遲到,皇後並未說什麽,佟妃率先發難。鈕祜祿妃為自己辯解,被榮妃找到漏洞,皇後趁機想要收回宮權,被鈕祜祿妃拿他壓了回去。

康熙揉了揉眉心,今日這一出算是加快進度:“過些日子,將訊息傳到赫舍裏和鈕祜祿家族去。”

赫舍裏氏與鈕祜祿氏不和,更加有利於皇權的鞏固。後宮裏有了這麽一出,皇後與鈕祜祿妃更是勢同水火。

鍾粹宮

“橘如姑姑,去把額娘送給我的錢匣子拿過來。”承瑞一邊說一邊注意著她的神色變化。

“錢匣子,大阿哥怎麽想起它來了。”橘如一臉驚訝的看著承瑞。

心裏卻在想大阿哥終於反應過來了。

承瑞輕輕一笑表情真誠:“那些銀子我也用不著,便想著賞賜一些給底下的宮人。”

“奴才這就去取,大阿哥稍等。”橘如的語氣中帶著歡快,離開了書房。

看著橘如離開的背影,承瑞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

“橘如,你去哪?”蘭時見橘如步子歡快,攔住了她的去路:“什麽事,這麽高興。”

“是大阿哥。”橘如一臉笑意的和蘭時分享:“大阿哥應該知道了娘孃的意思,讓我去取銀子呢。我打算先去和娘娘稟報。”

“這才一天,大阿哥就知道了?”蘭時一臉驚訝但也沒有再問什麽:“那你快去,別讓大阿哥等著急了。娘娘那邊我去說。”

“好,那我走了。”橘如點了點頭快步離開。

“趕緊把好訊息告訴娘娘。”蘭時自言自語的朝殿內走去。

“恭喜娘娘。”蘭時一臉笑容的看著蘊初。

蘊初微微一愣:“怎麽了?”

蘭時:“橘如剛剛過來了,說是大阿哥明白娘孃的意思了。”

“哦。”蘊初點了點頭。

其實蘊初之所以這麽做,就是想讓承瑞學會在後宮建立獨屬於他的人脈眼線。即便是日後出宮建府,也依舊能掌握後宮的動向。

後宮裏的宮人其他的用不上,最缺的就是銀子,不管是自己留著,還是送出宮補貼家裏,銀子永遠是越多越好。

這宮裏為了幾十兩銀子背叛主子的比比皆是。投其所好才能拉攏人心,這適用於任何人。而當不能給他們帶來利益時也是最有可能背叛你,所以在選人時要格外慎重。

“大阿哥,匣子拿來了。”橘如抱著匣子走了進來,放在了承瑞的桌子上。

承瑞開啟匣子一看,這是他第一次仔細打量,裏麵大多都是碎銀,堆了半匣子,上麵放著幾個元寶,像極了特意準備的。

還是要試一試,若是鍾粹宮的人是演的,那麽隻能拿鍾粹宮外的人試探了。承瑞從匣子裏取出一個元寶。

“小順子。”

守在殿外小順子聽到聽到承瑞的呼喊走了進來:“大阿哥。”

“你去禦膳房一趟,讓他們做幾份糕點過來。”承瑞將銀錠子遞給小順子。

“嗻,奴才這就去。”小順子接過銀子麻溜的退了出去。

橘如有些懵,大阿哥的舉動完全在意料之外,這下該怎麽辦,不行這得告訴娘娘。

“這水涼了,奴纔去替您重新提一壺。”橘如拿起茶壺就出了書房。

承瑞若有所思的看著橘如離去的背影,這下更加確定一切都是他額娘設計的。

橘如提著茶壺送去小廚房便來到了蘊初這裏。

“橘如,你怎麽來了。”

“娘娘,大阿哥讓小順子帶著銀子去了禦膳房。”橘如緩了緩開口道:“大阿哥是不是發現不對勁了。”

蘊初喝了一口茶:“無事,不用管,先順其自然。”

既然承瑞已經看出來,蘊初很好奇承瑞接下來怎麽辦。

景陽宮

鈕祜祿妃看著桌子上的茶盞,一揮手便將所有茶盞摔在了地上。

在宮裏越得寵便越會遭人嫉妒,這果然是真的,今日她算是徹徹底底的體會到了。

皇後,榮妃,佟妃對她的打壓,其他庶妃幸災樂禍的眼神,鈕祜祿妃抿了抿唇,這是她入宮以來受到的第一次羞辱。

“還愣著做什麽,還不把這些碎片給掃了。”鈕祜祿妃看著站在兩側的宮人發怒:“一點眼色都沒有。”

“白芍呢。”鈕祜祿妃左右張望了一番,卻不見白芍的身影。

“回娘娘,白芍姐姐出去了。”一旁的小宮女開口道。

鈕祜祿妃閉了閉眼,想起來她派白芍去查事情去了一想到很快就能抓住皇後和榮妃的把柄,她的心情就好了不少:“退下吧,等白芍回來,立刻讓她來見本宮。”

“是。”小宮女快速收拾好地上的碎片退了出去。�RȤ�M����c���c�^�����߰ɡ�����Ǭ�m١�����ڴ��ϣ�Ę�ϵ�֬���ϵ���Щ�࣬�@��̓�����L�l��ɢ�����ᣬ̓���Ŀ��ڴ��^���@Щ�쿵��һֱ�]������m��Ҋ������Ҳ���dz���ÿ�춼��ȥ�ϕ������������n������һ����m��ȥ���R��m�����]�����ij�Ǭ�m�������b��׌��֦ȥ���ˡ�١��ҧ�����X���e��߀���뷨�Ӡ����r���s�����ѽ��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