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係統升級

時她正在尋一個合適的替罪羊。“皇後,榮妃,惠嬪。究竟誰最合適呢?”鈕祜祿妃的手指不自覺在桌上敲擊著。“一個能讓人深信不疑的替罪羊,必須要有作案動機,說不出纔不會讓人反駁,是誰呢?”鈕祜祿妃突然想到了什麽直起了身子:“皇後。”鈕祜祿妃不知道的是,此番她算是歪打正著,找到了害她的凶手。“但還需要編一個合適的理由。”鈕祜祿妃喃喃道。鍾粹宮“汗阿瑪。”寧楚格看見康熙過來很高興的跑了過去:“給汗阿瑪請安。”...給小阿哥做嬤嬤可比留在太皇太後宮裏做過普通嬤嬤要充滿誘惑的多了。留在阿哥身邊,等到皇阿哥們出宮建府了,到那時跟著一起出去,即便地位比不上蘇麻喇姑,日子也不會差到哪裏去,總好過老死宮中吧。

宮裏的宮女與太監不同,滿二十五歲是可以出宮的,若是的主子賞識的宮女被賜婚也是有的,還有部分宮女沒有選擇出宮,而是繼續留下做了嬤嬤。

但嬤嬤與嬤嬤之間也是不同。

章佳嬤嬤和完顏嬤嬤對視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深意。

如今蘊初月份尚淺,還不能判斷腹中是男是女,但不妨礙她們此時賣她一個好。等到七八個月太醫查出來了,再投誠也不遲。

“謝小主賞識。”

兩位嬤嬤將荷包收進袖子的,低頭行禮。

“二位嬤嬤且先下去休息會,這裏有旁人伺候。”

蘊初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收買人心什麽的她最擅長了。

係統:[宿主,其實你隻需要買兩個忠心符就可以何必這麽麻煩。看在你是老顧客的份上我給你打個折,買一送一,怎麽樣?]

“係統啊,雖然我懶,能用你解決的事都不想自己動手,但這是有個前提條件的,那是就不花積分。”蘊初明確表示拒絕,才來到這個世界幾天,她都花了兩千積分了,再這樣即便她有幾百萬積分也不夠花的。

積分就是錢,退休後她還指望著積分找一家養老院養老呢,難不成要一輩子都在各個世界穿梭,她可不希望像有些人一樣一幹就是幾百年,幾千年,甚至幾萬年。

[宿主上次不還買了是個忠心符麽?這都是藉口,我不聽我不聽。]係統機械的聲音中透露著一絲委屈,若不是聲音的問題,完全就是一個無理取鬧的小孩。

“上次是因為我剛來到這個世界,不熟悉情況,找不到她們的弱點,不好控製所以我才會選擇忠心符,但這次情況不一樣,這兩個嬤嬤是有弱點的。我隻需要動動嘴就能解決。”蘊初試圖與它解釋自己不買的原因。

係統:[你還給了銀子,我都看見了。好多銀子。]

蘊初無奈了,係統最近的情緒有點多啊,總想讓她花積分。

“那是我之前世界收集存起來的,以備不時之需,拋開這些不說銀子給你你能花麽?”

能不用積分解決的事那都不叫事,積分要花在刀刃上,更何況如今隻是動動嘴而已。

係統:[我不聽,我不聽,你現在用不上難保以後用不上,你不如先買了存起來。買麽,買麽。以後肯定用得上,哪怕買一個也是好的。]

蘊初不為所動:“那就等我用的上的時候再買。”

係統:[你現在要是不買,回頭我就把它下架了,讓你想買的時候也買不了。]

蘊初有些詫異:“你還有這許可權,我以前怎麽不知道?”

總部把係統的許可權開的這麽大的麽,可以操控係統商場,據她所知,商場的許可權掌控在總部最高領導人的手裏。

他怎麽可能將下架商品的許可權發放給係統。

蘊初陷入了沉思,她覺得事情不一般。

[等我升級了就有許可權了,宿主我就差最後九點八積分,就可以升級了。你就買麽。]

係統空間裏係統有些懊惱,一時不注意差點說漏嘴了,其實它壓根不是什麽普通係統,他是領導人爸爸親自研發的係統,作為一個有背景的係統他是許可權可是很多的。

本來壓根不用找宿主穿梭時空,但它也是有夢想的,作為一個富二代統,他的夢想就是憑借自己的努力賺錢給爸爸買禮物,所以他隱藏身份扮成一個普通係統找到了宿主。

他已經攢了幾千萬積分了,就差最後的九點八了。

“你早說啊,你要升級作為你的宿主我能不幫你麽,買一個,記得別忘了你說的買一送一。”

係統:[宿主,你真的要買麽?]

一時間峯迴路轉,高興的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少廢話,再問我可就不買了。”蘊初佯怒道。

[好勒,一共九點八積分,係統已經扣除,宿主所購買的商品現在已經存放入空間,宿主隨時可以取用。]

[宿主,那我先回總部升級了,幾個月後就回來。]

係統決定買完禮物,順便找爸爸升個級。

小世界的時間流速與總部是不一樣的,小世界一年總部便是一天。

所以所有的任務者都害怕遇到修仙世界和仙俠世界,因為可能在小世界裏一呆就是幾萬年的那種。

蘊初記得有一個任務者在仙俠世界裏成了神尊,在那個世界待了幾十萬年,總部都擔心人出事了,緊急召回。

任務者沒辦法,別人打不過他,等死可能還得要幾十萬年,無奈隻能選擇了自殺。到現在那個仙俠世界還流傳著他的傳說。

有一個神尊忍受不了無敵的寂寞選擇了自殺。

這件事在那個任務者心底留下了陰影,至今不敢再碰仙俠世界,申請了調轉部門,甚至連係統都被她連夜打包升級抹去了以前的記憶,在轉送給別人。自己換了一個係統,開始新的生活。

另一邊蘭時離開鍾粹宮快步追上了蘇麻喇姑,兩人來到了一個偏僻的角落。

“奴才見過姑姑。”

蘇麻喇姑左右看了看確定無人低頭詢問道:“太皇太後有話讓我問你,你要如實回答。”

“是,奴才知道了。”

“鍾粹宮這些天可曾發生過什麽事?”

蘭時皺了皺眉彷彿在思考什麽,片刻後對著她搖了搖頭:“回姑姑的話馬佳庶妃這些天並沒有什麽異常。”

“那可曾與家人通過書信?又或者讓家人往宮裏送東西?”蘇麻喇姑繼續問道。

“馬佳庶妃不曾寫過信,也沒有人往鍾粹宮送過東西。”

蘭時雖然不懂蘇麻喇姑為什麽要問這些,但事實就是如此,她也不怕對方不信。

“你確定麽?”蘇麻喇姑有些狐疑的看著她。

“奴才確定。”蘭時堅定的回答道。

蘇麻喇姑點了點頭:“好,你現在先回去,千萬別暴露了。”

她還要回去和太皇太後稟告,隻叮囑了一番便離開了。

蘭時也在蘇麻喇姑離開後回了鍾粹宮,私底下將這件事原封不動的告訴了蘊初。

“主子,我們需不需要讓人悄悄盯著那兩個嬤嬤。”蘭時詢問道。

蘊初搖了搖頭:“不需要,她們是太皇太後派來幫我安胎的,本小主若是出了什麽事,最先遭殃的就是她們了。”

“主子,蘭時的意思是她們會不會回寧壽宮通風報信。”橘如跺跺腳著急的開口。

那兩個嬤嬤在她們眼裏就像是太皇太後安插過來的眼線,監視她們的一舉一動。

蘊初挑了挑眉,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白水:“怕是什麽,等未來阿哥身邊的嬤嬤好,還是當太皇太後宮裏普通的嬤嬤好。相信她們是有分辨能力的。”�������˱��J���������՝O��֮���������ɣ�Ҫ���˶�þ���֪������������ˡ�������m��С��Щ�����񣬷����ゃС�������p����Y�����ˋ�㎧�����j�_������������m�������j�_�������У�����Ҳ�Ǹ���С�ġ������������݋壬�҂�Ҳ�����һ�c�ʂ䶼�]�У��@�Εr�g�ۂ�Ҫ����С�ġ����ᵽ�݋��ˋ尙�˰�ü�������������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