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找麻煩

了一下終究選擇了名聲。“請安確實是辰時。”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蘊初滿意的笑了:“可現在不剛剛辰時麽,莫非請安的時間改了,可這也沒人告訴嬪妾啊。”說著便起身跪在了地上:“都是嬪妾的錯,嬪妾不知道請安了時間改了,請娘娘責罰。”什麽?剛剛辰時。得知蘊初有孕,後宮裏的嬪妃都坐不住了,想著在請安的時候殺殺她的威風。一個個都把請安的時辰提前了那麽一會。誰曾想不僅沒有給蘊初一個下馬威,反而把自己搭進去。晨昏定省,...“喲,這不是鈕祜祿妹妹,妹妹你這麵色似乎不太好啊,是睡的太晚了麽?”佟妃今日一大早就等在了鈕祜祿妃的必經之路上。

鈕祜祿妃看著說話陰陽怪氣的佟妃已經見怪不怪了,畢竟隻有佟妃一人還不是她的對手。

“謝謝姐姐關心,昨晚妹妹看賬冊確實晚了些,讓姐姐見笑了。”鈕祜祿妃假意揉了揉額角,一臉歉意。

佟妃被鈕祜祿妃做作的樣子氣的牙咬切齒,今日她可是特意等著鈕祜祿妃的,不曾想還是被她壓了一頭。

“瞧妹妹這話說的,本宮昨晚伺候皇上,今日也不像妹妹這般勞累,妹妹這是覺得看賬冊更加勞累了?

鈕祜祿妃撇了眼佟妃:“本宮可沒這麽說,一切都是姐姐自己的想法。”鈕祜祿妃擺了擺手:“本宮還趕著去向皇後娘娘請安。”

說完鈕祜祿妃便帶著人越過佟妃離去,佟妃看著鈕祜祿妃離去的背影,帶著人緊跟其後往坤寧宮的方向而去。

昨日她向康熙明示暗示想要協理六宮之權,可康熙就像聽不懂一樣,最後甚至還冷冷的看著她。佟妃被康熙的眼神嚇到,隻能服軟認錯纔算了事。

這也讓佟妃更加記恨鈕祜祿妃輕而易舉就得到了宮權,這纔有了一大早就來攔路的事。

坤寧宮

蘊初剛到坤寧宮門口就看到了鈕祜祿妃和佟妃一前一後往這邊走來,略微有些詫異,她們倆怎麽湊一塊去了。

“承瑞給鈕祜祿母妃請安,給佟母妃請安。”

今日是十五,蘊初便把承瑞一起帶著給皇後請安,以免落人話柄說承瑞不尊嫡母。

“大阿哥安好。”鈕祜祿妃和佟妃看見承瑞露出和善的微笑,隨後看向蘊初:“榮妃姐姐安。”

“佟妃妹妹,鈕祜祿妹妹,我們進去吧。”蘊初點了點頭帶著承瑞率先走了進去。

哪怕鈕祜祿妃佟妃再不甘蘊初走在她們前麵,也不可否認蘊初在後宮的地位比她們穩固的多。

佟妃看了眼鈕祜祿妃冷哼了一聲也走了進去,鈕祜祿妃看著蘊初的背影眼裏閃過一絲忌憚,同時也帶著一絲後悔。

她後悔自己當初口不擇言當著蘊初的麵說出了自己的野心,如今別人抓著把柄,害怕她說出去。

覬覦皇後之位這種事,向來是敵我雙方隻可意會不可言傳,心照不宣的事情,那日她怎麽口不擇言直接說了。

若是蘊初知道鈕祜祿妃的想法,大概會說,一是因為鈕祜祿妃掉以輕心,二是她使了一些小手段。

“娘娘,我們該進去了。”白芍拉了拉鈕祜祿妃的衣袖小聲說道。

鈕祜祿妃看了眼白芍瞪了她一眼扯出衣袖:“還不快去查。”

說完便扶著另一個宮女的手離開了,白芍微微一愣,離開了坤寧宮。

鈕祜祿妃揉了揉額角,她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麽了,這些天就是就莫名的煩躁。

“承瑞給皇額娘請安,皇額娘萬福。”

“布林和給皇額娘請安,皇額娘萬福。”

皇後看著殿下的兩人慈愛的笑了笑:“大阿哥,大格格不用多禮,快些起來吧。”

“謝皇額娘。”兩人請完安又回到了各自的額娘身邊。

蘊初摸了摸承瑞的頭看向大格格的方向,隻見大格格親昵的待在李庶妃的懷裏,慢慢的收回了視線,雖然每個月隻能見到兩次,但肉眼可見,大格格的身體好了不少,臉上也又肉了。

看樣子,大格格可以避免早夭的命格了。

皇後:“大阿哥明年便要搬到阿哥所了,榮妃你可幫大阿哥準備好了。”

“謝皇後娘娘關心,臣妾已經幫大阿哥準備好了,等阿哥所修繕好便可以搬過去??”蘊初輕輕一笑回複道。

皇後點了點頭一臉慈愛的看著承瑞:“那便好,若是大阿哥有什麽缺的可以來找皇額娘。”

“兒子謝皇額娘。”承瑞對皇後行了一禮,便走到蘊初身後站在那裏。從小到現在除了每年生辰,承瑞可從來沒有見過皇後給他送東西。

看著皇後臉上的笑容,承瑞想到了兩個字虛假,但卻也沒覺得皇後有什麽錯,誰想將好東西送給別人。

“大阿哥還真是乖巧,讓本宮好生羨慕。”佟妃看了眼承瑞,眼裏看著羨慕,手不自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什麽時候她也能生一個阿哥。

皇後聽了佟妃的話眼裏閃過一絲冷意,誰都能生,唯獨佟妃和鈕祜祿妃不能,隻因她們的家世。

“大阿哥最是乖巧,比三阿哥和四格格都要省心。”蘊初笑著附和,隨後把話題引開:“今日怎麽不見二格格。”

承瑞在後麵小心翼翼的扯了扯蘊初的衣服:“額娘。”

“二格格貪睡,太醫說二格格正在長身體,本宮也不忍打擾。”皇後娘娘笑著說道目光看向鈕祜祿妃:“鈕祜祿妃,你瞧著神色有些不太好,有沒有請太醫。”

蘊初目光看向鈕祜祿妃,雖然鈕祜祿妃上了妝,但還是有些憔悴。這是看賬冊看的太晚了,還是那藥,藥效太好。

她哪裏知道鈕祜祿妃不僅喝了康熙給的藥,還服用了孕子藥,兩種藥效一結合,誰也不知道會怎麽樣。

鈕祜祿妃看著皇後關懷的目光,隻覺得裏麵藏著惡意,想要拿回宮權罷了。但皇後隻是想要鈕祜祿妃吸引走目光罷了。

“謝皇後娘娘關心,臣妾為了不辜負皇後娘孃的期望,昨夜看賬冊看的晚了些,所以才顯得有些憔悴。”鈕祜祿妃勉強一笑。

皇後看了看佟妃眼中的嫉妒滿意的點了點頭,改變了主意,鈕祜祿妃那虛有其表的協理六宮之權,她暫時就不著急收回了。

她可沒有那麽多精力對付三個人,用鈕祜祿妃來牽製佟妃也是不錯的選擇,這樣她腹中的孩子才能安全。至於榮妃,隻要不得罪她,她會好好帶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的。

皇後想明白了看向鈕祜祿妃的神色更加柔和:“你也別太過勞累,賬冊可以慢慢看,本宮不著急。”一小部分,剩下的就是不給你,你會想要麽?”“會。”蘭時毫不猶豫的回答。“不惜一切代價?”蘊初繼續詢問。蘭時想了想點點頭:“是。”蘊初戳了戳承瑞:“為什麽?”承瑞眨了眨眼睛,通過這段時間的訓練,回答這些問題對他來說最容易不過。“一方麵是因為誘惑實在是太大了,甚至在她的潛意識裏這份東西就是屬於她的,另一方麵對方握著不放這她眼裏是一種挑釁。兩者相融合才會如此。”蘊初點了點頭:“看來你最近玩的挺開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