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不要慌

聲:“就是昨天發生的事情,結果出來了。”昨天一回來蘊初便把事情和寧楚格說了一下。“幕後凶手是誰啊。”寧楚格的眼睛更亮了。“幕後凶手啊。”蘊初說著還故意停頓了一下:“這凶手有兩個哦。”“兩個。”寧楚格微微沉思了一會:“難道是佟娘娘和鈕祜祿娘娘互相對付麽?可佟娘娘還懷著小寶寶,應該不會那麽做吧。”蘊初看著寧楚格也不打擾,任由她自言自語的說話。有些事情看似複雜,其實很簡單。“如果把佟娘娘去掉,那便隻剩下...鈕祜祿妃勉強一笑,皇後不著急,她著急啊,宮權沒有握在手裏,就是不安心,但這件事也就隻有她和皇後知道。

旁人怕是都已經以為她從皇後那裏挖出了一塊肉了吧,但她卻不能說些什麽,不然她必定遭到佟妃笑話。

蘊初身後的承瑞眨了眨眼睛,一臉震驚。

雖然我看不懂,但我大為震撼。

承瑞沒明白過來自己錯過了什麽,剛剛不還在說他嗎,話題怎麽就偏了,就想蓋房子,房子蓋著蓋著歪了。

鈕祜祿妃:“能為皇上,皇後娘娘分憂是臣妾的福氣,臣妾並不覺得勞累。”

皇後輕輕一笑:“那本宮就不強求了,但鈕祜祿妃還是要多注意身體。”

係統:[身體不好,你的宮權就沒了。]

蘊初被係統突然冒出的聲音嚇的一抖,目光正好對上佟妃的嫉妒的眼神,瞬間明白過來皇後的想法。

利用佟妃對鈕祜祿妃的嫉妒,讓兩人鬥法,達到一種製衡,同時提點她們小心對方。

那她呢,蘊初眨了眨眼睛,皇後怎麽把她落下了,宮鬥小遊戲都不帶她了麽。她這是被排除在外了嗎?

鈕祜祿妃對上皇後的眼神:“謝皇後娘娘關懷,太醫會正常來請平安脈的。”

係統:[我家在太醫院有眼線。]

蘊初嘴角微抽,這是可以說的嗎?

說的差不多了,不能耽誤了給太皇太後請安。

“好了,時辰也差不多了,你們隨本宮去寧壽宮吧。”皇後率先站起身帶著眾人往寧壽宮的方向走。

高位嬪妃可以坐攆轎,低位的庶妃隻能走去。

蘭時悄悄塞給蘊初一個油紙包,蘊初開啟將裏麵的雞蛋遞給承瑞,然後自己拿起一個將剝去蛋殼放在油紙上包好又重新遞給蘭時。

因為今日還要去給太皇太後和皇太後請安,等回去時間也不早了,蘊初便讓人準備了一些吃的。

寧壽宮

“奴才參見皇後娘娘,榮妃娘娘,佟妃娘娘,鈕祜祿妃娘娘,見過各位小主。”蘇麻喇姑已經等在了寧壽宮宮外。

“蘇麻姑姑。”皇後笑著將蘇麻喇姑扶起。

“太皇太後和皇太後已經在等了。”蘇麻喇姑伸手示意皇後等人可以進去了。

皇後笑著點了點頭帶著後麵一眾嬪妃走了進去。

“臣妾給皇瑪麽請安,給皇額娘請安。”

“臣妾/嬪妾給太皇太後請安,給太後娘娘請安。”

“承瑞/布林和給烏庫媽媽請安,給皇瑪麽請安。”

“都起來吧,賜座。”太皇太後點了點頭,然後對承瑞招了招手:“承瑞過來,讓烏庫媽媽瞧瞧。”

無數目光再次匯聚到了承瑞身上。

承瑞乖巧的走到太皇太後身邊:“承瑞見過烏庫媽媽。”

太皇太後摸了摸承瑞的頭:“承瑞又長高了。這麽早過來餓不餓?”

係統:[讓我看看有沒有理由找你額娘麻煩。]

早上要先給皇後請安,之後纔是給太皇太後請安,這樣的時間肯定是趕不及用早膳的。

承瑞搖了搖頭不好意思的對著太皇太後一笑:“承瑞想著要來給烏庫媽媽請安,便感覺不到餓了。”

蘊初低著頭摸了摸衣袖,不動聲色的偷偷瞄了一眼太皇太後皺了皺眉。

閑的。

太皇太後看了眼低著頭的蘊初神色意味不明隨後對蘇麻喇姑吩咐道:“帶大阿哥和大格格下去吃些點心。”

承瑞與大格格離開後,太皇太後看向蘊初:“馬佳氏,你把大阿哥教育的很好。”

“謝太皇太後誇獎,臣妾愧不敢當,都是皇上教的好。”

蘊初實在弄不明白太皇太後有時在想什麽,現在這個後宮又不需要她去宮鬥,為什麽不能待在寧壽宮看戲呢,非要自己蹚渾水。

太皇太後看著蘊初謙遜的模樣,鈕祜祿妃剛和她走的近了一點,就開始被康熙盛寵,太皇太後不得不懷疑這件事與蘊初的關係。

但榮妃這邊行不通,便隻能將目光放在鈕祜祿妃身上了。

宮裏總管是會有寵妃,但鈕祜祿妃得寵來的太過蹊蹺,短短幾日便有了協理六宮之權,若是這件事放在佟妃身上可以理解,畢竟康熙想來對佟家格外優待,可鈕祜祿妃她可還有個身份鼇拜義女。

正因為這樣太皇太後不得不起疑。

“鈕祜祿氏,你瞧著憔悴了不少,可是有什麽心事?”太皇太後把目光放在鈕祜祿妃身上,便瞧著她麵容憔悴。

鈕祜祿妃藏在衣袖裏的手緊緊握住,臉上的笑容都快維持不住了,她搞不懂太皇太後怎麽這麽愛管閑事宮權在誰手裏,能虧待了她嗎。

很明顯兩人不在一個頻道上,現在不管她們說什麽,鈕祜祿妃都會懷疑她們想要搶回宮權。

“謝太皇太後關懷,皇上賜臣妾協理六宮之權,臣妾自當盡心盡力,所以勞累了些,並不礙事。”

鈕祜祿妃就差直接說宮權是康熙給她的,想要應該找康熙,而不是她。

太皇太後嘴角微抽,她問的是這個嗎,她問的是她和馬佳氏的關係,她得寵是不是和馬佳氏有關,說實話,她還看不上鈕祜祿妃手裏那丁點權力。

“鈕祜祿氏,既然皇上信任你,那你可不要辜負了皇上的信任。”太皇太後冷冷說道,既然鈕祜祿妃不願意配合她也不強求。

皇後幸災樂禍的看了眼鈕祜祿妃,得罪了太皇太後在宮裏可不會好過。

鈕祜祿妃並沒有覺得她的話有什麽問題。

延禧宮

惠嬪摸了摸肚子眼神柔和:“明日我們便去向皇後請安吧。”

她要是再繼續待著延禧宮這宮裏的人怕是要慢慢將她忘記了吧,雖然她人在延禧宮,但宮裏的訊息她都能知道。

那日她命穀雨去皇太後那裏給承慶和三格格送些衣物,可皇太後那邊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不免讓惠嬪有些著急。

她能在宮裏過的好,其中少不了皇太後的照顧,若是她遭了皇太後厭惡,往後多少有些難過。

她的眼線,她的勢力還在慢慢安排,還沒有徹底安排好,惠嬪閉了閉眼,告誡自己不要慌,不要慌。���������������B�࣬�b��������]�Џص׉m���䶨֮ǰ����̫�಻�������Y�I�����~����N�����^����վ�����Iǰ������ԃ�������������ˣ������~��������ŵܵ������᣿��������ԃ�������N���c���c�^���������f�^Ҫ�o�Ű������Œ�һλ�~��b������]�ж��������жL�������N���������f�������~����Ҫ����̎�룬�������]���ڽ����...